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转载]华东野战军征战双堆集

0
0


淮海战役第二阶段,为支援中原野战军歼灭黄维兵团,华东野战军参谋长陈士榘奉命率领华野第三、第七、第十三、第十一纵队和鲁中南纵队,特种兵纵队前往参战,为歼灭黄维兵团发挥了关键作用。接下来,将参加双堆集战役的华野各部将领之回忆登出,以备史证:

【1】陈士榘参谋长的回忆:

12 月 12 日,刘伯承、陈毅两将军联名发出最后一封促黄维立即投降的信。但黄维执迷不悟,拒绝放下武器。

12 月 10 日中午,粟裕、谭震林、我和张震在讨论战场形势时.鉴于南、北两战场都处相持状态,不宜久战不决,最好先集中兵力解央黄维兵团,然后再收拾杜聿明集团,这样我军就更主动了。大家意见一致。即由粟裕同志用电话与总前委商量。总前委当即答复同意我们的建议。我们立即商讨部署,抽调兵力,由我率领前往作战;并于当天下午用电报报总前委、并报军委:“电话奉悉。我们决定抽调三纵、苏十一纵及鲁中南纵队 〔 该三个纵队可等于两个纵队战力),外加一部炮兵,即晚南下,参加歼灭黄维作战,统由陈士榘同志率领南来,请分配其作战任务。”

我于次日即赶到中野司令部接受任务。当时我提出黄维兵团主要是依托双堆集高地作坚强的掩护,我们要解决黄维兵团,首先必须拿下双堆集的一个堆,使其失去依托,全部暴露在我军火力攻击面前.并自荐由我指挥来完成这一任务,但必须让我有个接近指挥和使用部队的地方。当时邓政委答应须同各个纵队联系,让我等一下。约三四十分钟以后,知道各纵队均不愿让出位置。此时,我表示意见:我相信包围黄维兵团的中野部队是一定能完成困、歼任务的,不过只是时间上问题。我建议我去加强指挥阻击李、刘两兵团的援军,并相机歼灭其一部,以争取时间,由二野部队解决黄维兵团。当时邓政委已表示同意。我立即率华野第三纵队出发南进,待走到中野第六纵队位置时,杜义德政委在十字路口拦住我的车队,并问:“您是陈士榘参谋长吗?”我答应是。杜便说邓政委给我的电话,让我接听。我立即下车去接邓 〔政委的电话,邓政委在电话中说:你现在不要南去了,立即留在二野,第六纵队司令王近山、政委杜义德统一归你指挥,攻歼黄维兵团。我又提出靠近六纵左翼的华野第七纵队成钧、赵启民部和豫皖苏独立旅贺健部及原华野加强二野的华野炮兵第三团及华野十三纵队也统归我指挥。邓政委经考虑后,同意了我的意见。接受任务后,我即按邓政委指示,部署歼灭黄维兵团。我对围攻的部队和重兵器作了些调整。 12 月 14 日傍晚,正式下达攻击命令,发起总攻。我军作战勇敢,步炮协同,经过激烈战斗后,一举攻占了敌人唯一的高地尖谷堆,砸烂了敌人的“硬核桃”、“乌龟壳,。敌人后来多次组织反扑,但均被我击溃,将其压缩到中心部位平谷堆。尖谷堆得以巩固占领。

12 月15日,黄维在我军再度发起进玫前,已闻风丧胆,分头溃逃。被围十九天之久的黄维兵团终于被全部歼灭。同时还解放了淮阴、淮安,攻克灵壁,使淮河以北全境除杜聿明集团所占据的永城东北地区一小块据点外,均获解放。歼灭黄维兵团后,我立即返回华野指挥部.参加部署指挥战第三阶段

【2】三纵孙继先丁秋生《纵横驰骋 鏖战淮海》

双堆集

中央军委决定先集中力量全歼黄维兵团。总前委令华野再抽调部分兵力南下,以求迅速解决黄维兵团。华野决定以十个纵队围困杜集团,由陈士榘参谋长率三纵、十一纵和鲁中南纵队等参加对黄维兵团的围歼战。

十二月十日,我们到总前委领受任务。得知,经过层层剥皮战,中野已经吃掉了黄维兵团的部分力量。但黄维毕竟是蒋介石的嫡系,其第十八军又是蒋军五大主力之一。为了加速黄维兵团的灭亡,需要我们前去帮着烧把火。当时,刘伯承司令员指示我们,要派得力部队从中野六纵地段加入战斗。随后,陈毅司令员又单独嘱咐我们,这次你们三纵担当突击,莫要忘了你们是代表华野的,我给你们提三条意见,第一要首先打进去,只有首先打进去,才是对兄弟部队的最大支援,第二要虚心向兄弟部队学习,主动搞好团结,第三缴获的战利晶,大到武器弹药和俘虏,小到日用品和纸片,都要全部交给兄弟部队,不准任何人“打埋伏”。

我们把刘伯承、陈毅司令员的指示向纵队及师团领导同志传达后,大家意识到:这一仗不仅是一个攻坚仗、歼灭仗,而且还是一个“团结仗”。只有与兄弟部队团结好,协同配合好,才能取得最圆满彻底的胜利。为此,必须精心组织战斗,务求突击成功。

考虑到分给我仃1的突击地段有限,先头只能展开一个营。纵队同八师领导商量后,确定以二十三团担任突击(该团以一营为突击营),归中野六纵十七旅指挥;其余团待命投入战斗。以纵队炮兵团野炮一个连、山炮两个连加强给八师,连同师山炮营及二十三、二十四团迫击炮连,组成两个直接支援炮群,由师参谋长毕庆堂统一指挥,支援二十三团一营实施突击。配属纵队的华野特纵炮团及纵队炮兵团大部,由纵队直接指挥,负责压制敌纵深火力。另外九师在蕲县集东南构筑工事,对蚌埠方向警戒。当把上级的指示向二十三团及炮兵部队的干部做于传达交待,并将步炮协同方案做了具体规定,各单位情绪激昂,纷纷衰示坚决完成任务。十三日,部队进入阵地,抓紧时间完成各项准备。团长兼政委王良恩到前沿阵地检耷落实。九师参谋长石一宸(前任二十

三团团长)也赶来一起研究打法。

十四日黄昏,总攻黄维兵团的战斗开始。我二十三团一营——“洛阳营”与中野十七旅的“襄阳.营”密切协同,,攻击双堆集东侧敌核心集团工事。这个据点距离黄维兵团部只有两公里,是其东南面的最后屏障。敌人为了固守,筑了厚厚的土圩,形成以许多地堡为骨干的环形防御。圩外伸出六个触角似的集团堡垒。土圩上密布地堡及火力点。构成三重严密的火网。土圩内是复杂的交通壕,密排着蜂窝似的散兵坑和掩蔽部,敌人的机动兵力随时可沿壕沟投向任何一处被攻破的缺口。在这里担任防守的是黄维兵团的精锐部队十八师五十四团。该团是原整十一师的主力团。号称“威武团”,又叫“老虎团”,是当时黄维赖以保驾的部队。

十四日下午三时五十分开始火力准备,我纵和中野六纵的强大炮火向敌人阵地足足轰击了两个小时,给敌人以毁灭性打击。五时五十分,“襄阳营”从西南角,“洛阳营”从东南角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洛阳营”一,二连猛攻敌圩子,三连和加强连攻击右侧的两个敌集团堡垒。全营战士带足了手榴弹、炸药包,见敌人就打,见地堡就炸,打得非常勇猛。各级干部都能身先士卒。教导员孙启明等在率队冲锋中光荣牺牲。

应当承认,守敌是很顽强的。他们不仅组织了连续多次的反扑,而且在已经被包围的地堡中还垂死挣扎。当一连的战士冲进敌人一个大地堡,喝令“缴枪不杀!”时,敌人机枪射手还在拚命扫射,不肯松手,被我一班战士李景坤一脚踢倒,才把机枪夺了过来。当敌人反冲锋最疯狂的时候,营长张明及时向指挥所报告,要求炮火支援。几乎每隔几分钟,他们就发出一颗信号弹要求炮火延伸。由于步炮协同密切,强大炮火有力地支援了突击部队的发展。

在战斗中,“洛阳营”还主动配合“襄阳营”作战。“襄阳营”冲在最前面的一连三排,在突破口内打退敌人几次反扑之后,只剩下三个同志了,在这关键时刻,沿着南圩墙向西发展的“洛阳营”一连一、三排迅速支援上去,配合“襄阳营”又一次打退敌人的反扑。

战斗进行了约两个小时,“老虎团”被我军干净全部地歼灭了。

十五日,我军东西各部队肃清了双堆集外围野战工事之敌后,向敌兵团核心阵地发起攻击。中午,黄维慌忙决定突围,我各部队立即进行分割堵截,战至十五日十一时,黄维兵团残部全部被歼,淮海战役第二阶段胜利结束。

【3】七纵成钧的回忆《从突破运河到攻占大王庄、尖谷堆》

我纵奉命向西南转移后,于十一月二十六日夜进到宿县以南奶奶庙(今永镇)地区集结待机,准备参加攻歼敌黄维兵团,或参加歼击敌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二十八日,最后奉命作为中野预备队,准备参加攻歼敌黄维兵团,并移至大营集地区集中,进行政治动员、整理部队和侦察了解情况。十二月三日晚奉中野首长令,移至双堆集以南地区,接替中野二、六两纵各一部分攻击阵地,并受中野六纵首长指挥。同日,华野十三纵接替中野一、二两纵各一部分攻击阵地,为我纵左邻;右邻为中野六纵。

这时,敌黄维兵团已被我中野围攻九昼夜,损失兵力已达三万人左右,尚有相当顽强的战斗力,尤其是十八军,以善于防守著称。敌人在纵横约五公里的地区内,以几十个据点为骨干,由密如蛛网的交通壕相互贯通,形成多层次的、完整而不易割裂的环形防御。每个据点,都由多层地堡群、掩蔽部、鹿砦和纵横交通壕构成环形防御。在战术上,除固守各据点、各堡群外,还注重在我军对其发起攻击前后,对我实施连续反击。 ·

十二月五日,中野首长下达总攻击令,决定于六日十六时三十分发起对敌总攻,并针对敌之防御部署,将参加攻击的八个纵队组成东、西、南三个集团,分别以连续攻击,逐次歼灭当面各据点守敌,尔后会攻双堆集,·全歼敌人。我纵租中野六纵为南集团,从双堆集以南和东南实施攻击。我纵任务为:第一步,逐次攻歼小周庄、小王庄、大王庄、尖谷堆守敌,第二步,攻歼赵,庄守敌,协同友邻会攻双堆集及以北小马庄黄维兵团部核心阵地。

大王庄北距赵庄约二百米,再往北距双堆集五百多米,·东北距尖谷堆约一百五十米,东南距小王庄约五百米,由敌号称“英雄团”的十八军一一八师三十三团团部率两个营防守。尖谷堆为高约三十米的小高地,是双堆集地域一个制高点,西北距双堆集·约五百米,北距李店子和炮兵阵地不到二百米,东北距飞机临时着陆场约一公里,由敌第三十三团另一个营防守,敌炮兵和空军观察所也设在此处。小王庄及其东南约一公里的小周庄,由敢一八五军二十三师(附军直野炮营)防守,师部率六十七、六十八团在小王庄及其东侧附近小马庄,六十九团团部率五个连在小周庄(该团余部在小周庄东北约八百米的李土楼)。这些地方,特别是大王庄、尖谷堆,为敌核心阵地南面的屏障,一旦为我占领,通向敌核心阵地的南方大门就被打开了。

遵照中野首长命令,结合当面情况,我纵决定集中兵力火力逐点攻击,并轮番使用部队,以保持连续的攻击力。在执行第一步任务中,十九师由王园、孟庄逐次攻击小周庄、小王庄,二十师由马小庄、周尹庄逐次攻击大王庄、尖谷堆,二十一师位于四门陆及其东西地区为第二梯队。第一梯队从三日至五日晚进入攻击出发地,分途向各自攻击点进行近迫作业。全纵深入进行政治动员,召开作战会议,组织现地勘察,研究攻击敌据点与打敌反击的战术等项临战准备。

六日清晨至上午十时,小周庄之敌先后以一个连至一个营兵力,向我十九师反击,被击溃。同日清晨至九时,敌以两个营和六辆坦克两次经大王庄向我二十师五十八团作业区反击,一度占领周尹庄东侧小高地,破坏我已构成的攻击阵地。我五十八团主力和五十九团一部经一个多小时战斗,将敌击退,歼敌一个连,俘连长以下八十余人。

六日十七时,十九师的师、团炮兵对小周庄之敌实施集中射击,直射火炮和炸药包发射筒则进到距敌前沿六十米实施抵近射击和爆破,将敌工事大部摧毁。十七时二十分,五十五团一、二两营和五十六团二营,分由小周庄南面、西南和西面距敌前沿六十至七十米处发起冲击,迅速突入庄南的土围子和庄内,经一个多小时战斗,全歼守敌六十九团团部和五个连,继在五十六团一营配合下,全歼小王庄出援之敌一个营,共俘敌副团长以下六百余人,取得了我纵参加攻歼黄维兵团的首战胜利。五十六团追击炮连由连长带头,用手抱炮管进行简便射击,摧毁了敌前沿大量地堡,战后被师授予“威震敌胆”奖旗一面。该团六连三排在战斗中积极主动,动作迅速,被师授予“英勇神速”奖旗一面。

在十九师攻歼小周庄守敌同时,右邻中野六纵十八旅和陕南十二旅各一部,将李土楼守敌全部歼灭。

八日下午,十九师打退小王庄之敌向我攻击阵地的反击,十八时三十分发起对小王庄的攻击。在局部突破敌前沿,歼敌一个连后,继续攻击受阻。九日零时发起第二次攻击,又未奏效。拂晓前暂停攻击,部队撤回原阵地。

九日下午,十九师并指挥二十一师六十一团再次攻击小王庄。十六时五十分,进行炮火准备,十七时三十分开始突击,四路突击部队相继突入第一道防线,被事先未查明的一条又宽又深的壕沟所阻,连攻三次都未得手。十日拂晓攻击,部队稍向后撤,准备新的攻击,并对守敌开展政治攻势。至十日十八时,小王庄守敌三千余人向我投诚。

二十师以五十八、六十两团向大王庄攻击。九日十七时开始炮击。十七时十五分,炮火尚未向敌纵深延伸,五十八团四连即发起冲击占领大王庄西侧第一个地堡群;接着同跟进的六连一道,迅速突破敌庄沿两侧主阵地,向纵深楔入。该团三营在向左迂回的四连一个班配合下,迅速攻占大王庄西侧第二个地堡群,接着突破敌庄沿西北角主阵地,同二营并肩向敌纵深攻击前进。六十团三营九连和二营五连相继攻占大王庄西南和正南两个地堡群,七连则从这两个堡群之间直接突破敌庄沿主阵地;接着,三营向北发展,二营向东发展,打通同五十八团的联系。到十九时十分,二十师攻占大王庄,俘敌副团长以下七百余人。十九时三十分,二十师以五十九团担任大王庄守备,改造工事,五十八,六十两团集结在大王庄东北角,进行攻击尖谷堆的准备。

攻占大王庄,给黄维兵团核心阵地造成很大威胁。十日零时三十分,敌集中炮火向大王庄实施猛烈的火力反击,在五十四分钟内落弹数千发,我二十师部队伤亡较大。接着,敌以一个营向大王庄反击,我五十九团将其击退,俘敌五十余人。二时,二十师领导经纵队同意,决定暂缓攻击尖谷堆,以五十九团坚守大王庄,五十八团主力和六十团全部调至温庄、王围子进行整理,五十八团一部在周尹庄北侧占领阵地,监视赵庄之敌,并策应五十九团坚守大王庄。中野六纵首长为对付敌人的反击,将四十六团调来增强我纵,我纵将该团拨归二十师师长、政委指挥,于十日拂晓前开到周尹庄东侧交通壕内集结待机。

十日七时三十分,敌两个团,在七辆坦克和纵深炮火支援下,分三路向大王庄反击,七时四十分从东、北两面突入庄内。我五十九团同敌反复争夺,于八时二十分将敌大部逐出庄外,歼灭了留在庄内之一个连敌人。在此以前,二十师师长、政委调六十团一营和四十六团主力经马小庄以北交通壕向大王庄增援,四十六团另一个营留周尹庄东侧待机由西向东参战。九时四十分,敌两个团再次向大王庄猛扑。我增援部队因交通壕阻塞尚未赶到,五十九团被逐出庄外,大王庄阵地一度全失。二十师随即以四十六团团长、政委统一指挥该团主力、六十团一营和五十九团全部由南向北,’四十六团另一个营由西向东,对敌反击。十一时前后,由南向北部队攻入大王庄内·,由西向东部队攻到庄沿,经过同敌反复拚杀,攻占了大王庄西南部,同敌对峙。十五时,敌以坦克和火焰喷射器为前导,又一次向我猛扑。我各部顽强奋战,因弹药将尽,相继退至庄外沿坚守;四十六团一个连被截留在庄内,六十团一营被压缩于庄沿几个地堡群内,各自独立坚守。黄昏,二十师重新组织六十团主力反击,敌仓皇撤走,大王庄重新被我夺回。

大王庄的重新夺回和确实控制,大长了我军的士气,大挫了敌人固守的信心。在反复争夺大王庄战斗中,我中野六纵四十六团打得英勇顽强,为重新夺回大王庄作出了重要贡献。二十师各部在攻占和反复争夺大王庄战斗中也涌现了许多模范单位和英雄人物。五十八团四连、五十九团二连、六十团七连被纵队授予“大王庄战斗模范连”光荣称号。五十九团二连二排长孔金胜顽强扼守阵地,身负重伤仍同敌人肉搏,直至壮烈牺牲,他所在的排被命名为“孔精神排”。

十日夜,我纵队以二十一师进入大、小王庄阵地,并向尖谷堆进行近迫作业,二十师则由周尹庄北侧和大王庄西侧向赵庄进行近迫作业。

此后,总前委局部调整部署,以华野参谋长陈士榘统一指挥中野六纵和华野三,七,十三纵,从南面主攻敌核心阵地。

十三日黄昏前,我纵二十一师六十三团和六十一团一部在特纵八门榴弹炮的支援下,向尖谷堆发起攻击。守敌为十八军一一八师三十三团一个营,师直工兵一连和三五四团九连。我于十六时三十分开始攻击,到十七时十分就全歼守敌,俘敌一百五十余人。随即改造工事坚守,并开始从东南面向赵庄进行近迫作业。尖谷堆的攻占,使双堆集处于我军火力的控制之下,给敌黄维兵团核心阵地造成新的严重威胁。二十三时,敌集中炮火向尖谷堆进行火力反击,并以一个连反扑,被击退。十四日晨,敌五个连在坦克引导下,分向尖谷堆、大王庄反扑,又被击退。在攻占尖谷堆战斗中,六十一团七连表现突出,纵队授予“尖谷堆战斗模范连”光荣称号。

十四日夜,·右邻中野六纵和华野三纵各一部,攻占敌飞机临时着陆场南端集团阵地,在更大的程度上动摇了敌人固守的信心.

十五日,我纵二十,二十一师完成对赵庄的近迫作业。十八时,敌黄维兵团残部向西突围,被我友邻全歼。我纵得悉敌突围后,当即向赵庄发起攻击,截歼未及逃走的残敌一部,结束了我纵参加攻歼黄维兵团的作战。

【4】十三纵周志坚《勇猛前进 奋战淮海》直捣双堆集聚歼黄维兵团

十一月三十日,华野前秀发布了《全歼当面敌人,争取淮海战役全胜》的政治动员令。当动员令传达到部队以后,指战员群情激奋,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作战任务,彻底消灭敌人.

十一月三十日,杜聿明率邱、李,孙三个兵团放弃徐州,向永城方向西窜,我纵奉命向蒙城以西涡阳以南挺进,截击杜集团。我们意识到,这是实现中央军委“将敌主力消灭于长江以北”的重大行动。于是命令部队昼夜兼程,疾速前进,一定要赶在敌人前头,截住敌人,配合兄弟部队歼灭杜聿明集团。要求各级领导根据“动员令”的精神,向全体指战员讲明西进的目的和重大意义,要不怕艰苦疲劳,不怕敌机轰炸扫射,坚决完成这一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经过两昼夜的急行军,到达蒙城东南陈集地区,准备渡涡河时,突接上级电令,杜聿明集团由各兄弟部队包围于永城东北地区,令我纵归中野首长指挥,参加围歼黄维兵团作战。当我到达陈锡联同志指挥所受领任务时,感到能在刘、陈,邓首长的直接指挥下,与中野兄弟部队并肩作战,非常兴奋。

十二月四日,部队进至双堆集以西杨店地区。我以三十九师接替中野二纵部分防务:一一五团位于高庄地区,一一七团位于李围子地区,一一六团位于邹围子、邹家地区,对周庄、宋庄之敌警戒。部队在与中野同志接触中,深感我刘、邓大军一年多来,挺进中原,奋战大别山区,十分艰苦,斗志旺盛,纪律严明,战斗作风顽强,作战中很讲究战术。

纵队经过连续作战,伤亡较大,补入新解放战士较多,在部分干部和骨干中存在急躁、轻敌情绪。还有隆冬季节供应困难等实际问题。四日晚,纵队政治部召开了各师团政治部(处)主任会议,传达上级指示,分析形势,根据作战任务的需要,大家一致认为,必须做好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加强团结,巩固部队,继续发扬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和连续作战的精神,严格执行政策纪律,尤其注意做好战勤保障工作,·以保证第二阶段作战任务的完成。纵队党委向指战员发出配合兄弟部队全歼黄维兵团的号召,指出我纵能够在淮海战场上,参加围歼黄维兵团,是非常光荣的,要向老大哥部队学习,坚决打好这一仗。

五日凌晨,敌人以八十五军两个师的兵力,向我三十九师阵地疯狂攻击,妄图打开一个缺口,突出重围。这天,敌人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支援下,先后以一个营,一个团至两个团的兵力轮番向我一一六团邹围子阵地猛攻击,战斗异常激烈,整个阵地一片火海。我一一六团沉着应战,与敌反复冲杀,打的英勇顽强。在我炮兵支援下,充分发扬火力,予敌以重大的杀伤。下午三时许,敌在飞机和炮兵向我阵地猛烈轰击之后,以约两个团的兵力,在坦克支援下,向一一六团三营主阵地攻击,一部突入七连阵地,情况十分危急。七连连长、战斗模范许生祖率领战士与敌展开白刃格斗,消灭了突入之敌。战至黄昏,敌人遭受重大伤亡,开始动摇。该团一营趁机实施反击,敌丢下四百余具尸体和一些伤兵狼狈溃退。三十九师师长傅绍甫、政委余明嘉奖三营指

战员沉着应战,坚守阵地,英勇反击,积极歼敌。

我纵和兄弟部队连续粉碎敌人反扑,极大地打击了敌人的凶顽气焰,粉碎了敌人突围的企图,鼓舞了我军的战斗意志。

十二月五日,总前委下达《对黄维兵团作战总攻击》的命令,由八个纵队组成三个攻击集团,我纵在陈锡联同志指挥的西集团编成内,担任攻歼中周庄一线守敌的任务。

中周庄是敌双堆集西侧的屏障,守敌为八十五军一一O师三二八团及军工兵营、辎重营各一部,野炮一个连,共二千余人。敌人利用该村分为西、中、东三段的特点,以水塘、房屋、街道为依托,构成多点的环形防御的集团堡,各点之间以交通壕相连接,既可独立防守,又可以火力、兵力相互支援。

纵队决心以三十八师全部、三十九师(欠一个团)和纵队山炮团攻歼该敌。我们针对地形、敌情特点,组织部队认真总结村落攻坚战的经验教训,改进指挥和作战方法,提高部队攻坚能力。

五日晚,各部队受领任务后,进行了充分的战斗准备。首先组织部队不分昼夜地进行大规模的土工作业,仅用两天时间,一条条既能前送后运、又能休息防炮的交通壕一直伸至敌阵地前沿。然后各主攻团长率领主攻连的干部和骨干抵达敌人前沿,勘察地形,侦察敌情,在战壕内摆沙盘,论战法,统一战术思想,明确任务和具体打法。我和徐体山师长一起检查了几个主攻营的准备工作,指出了准备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我们看到干部战士忍受艰苦,克服困难,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从心里感到高兴。

八日黄昏,攻击开始。一一二团二、三营先后突破敌人阵地,激战一个多小时,占领了村西、中段的阵地,守敌大部被歼。在向东段发展进攻时,一一二团九连遭敌一个营的猛烈反击。三排副排长奋不顾身,将约五公斤的炸药包,抛入敌群,全连趁爆炸的巨响冲入敌群,将敌击退。四连突入敌团部,迫使团长姜继鑫等百余人投降。十七时三十分,一一五团二营和一营各一部突破敌西北侧阵地歼守敌一部。同时,一一四团一营及二营五连由中周庄西南角突破,迫敌向中周庄东段溃逃。至此,·中周庄西段、中段全为我占领。二十一时许,一一三团一营攻占了村东段南侧敌之集团工事,突入村内,在该团二营的策应下,歼灭了村东段的敌人。至午夜,攻占周庄,全歼守敌。

后周庄守敌惧我围歼,于九日中午向平谷堆逃窜。被我三十九师炮兵拦击,一一七团从村东北截击,消灭三百余人,后周庄为我占领。

十日黄昏,三十八师一一八团在一一四团配合下,向双堆集西侧最后一个外围据点阎庙子和窑场实施攻击。在炮火支援下,一一三团二、三营突破阎庙子西北和北侧敌阵地,向纵深发展.当一一四团三营突破窑场阵地后,双堆集之敌约一个营的兵力,在炮火掩护下,越过黄沟河,拚命反击,将窑场阵地夺回。接着,我集中兵力打垮反扑之敌,又攻占窑场,并全歼阎庙子守敌。

至此,我西集团攻占了敌双堆集以西的全部阵地,将敌八十五军大部歼灭,敌人的整个防御体系已经瓦解,黄维兵团的核心阵地双堆集完全暴露在我军直接攻击之下。

十二月十日,总前委为迅速全歼黄维兵团,决定南攻击集团由华野参谋长陈士榘指挥,以南集团为主,东西集团助攻,我纵调归南集团,和兄弟部队一起总攻双堆集。

据此,纵队决心以三十七师担任主攻,首先攻占五空桥,越过黄沟河,突破敌前沿阵地。尔后向双堆集发展进攻。三十八师,三十九师除负有向双堆集突击的任务外,并担任围歼双堆集可能突围之敌。

为了全部彻底消灭该敌,参谋处长李燧英等同三十七师师长高锐分别到主攻团进行现地勘察,根据地形,敌之防卫特点,进行认真研究。对突击方向,步炮协同,以及围歼突围之敌作了周密部署。

部队利用战斗间隙,进行深入的战斗动员,调整组织,开展军事民主,研究具体打法。一O九团政委张志勇到担任主攻任务的三营七连检查战前准备,做进一步动员。

后勤部门对部队所需的粮、弹、器材以及伤员的救治转运等,作了充分的保证。

十五日黄昏,各攻击集团向敌发起最后攻击。我纵与华野七纵并肩向敌双堆集主阵地发起攻击。我三十七师一一O团先后攻占五空桥,越过黄沟河,攻占了河东岸的集团堡。一一一团冒着敌人炮火的严密封锁,突过黄沟河,攻克双堆集西侧的几个集团堡。一O九团为二梯队,准备过黄沟河后,攻击双堆集主阵地。敌人在我猛烈的攻击之下,全线动摇,分成几路向西突围,敌十八军一路遭我一一O团和一一一团迎头痛击,俘敌一部。敌坦克数辆从平谷堆南侧突出,绕到我三十七师指挥所附近,被我一O九团截击,毁其一辆,余乘隙南窜,为友邻截获。该团三营通讯班长李世和活捉敌十八军军长杨伯涛。敌另一部在坦克掩护下冲向后周庄,遭我三十九师各团迎头痛击。顿时,敌人乱作一团,我一一五团宣传股长苗生新率机关人员,机智灵活地堵住敌人,通过战场喊话,迫敌千余人投降。一一六团占领平谷堆,迫敌六三二团投降。由敌军官组成的突击大队,突至后周庄和小间集地区,全部被我三十八师部队俘虏。至十六日凌晨,敌黄维兵团被全歼。

我深深感到,大兵团作战,高级干部要全局在胸,发挥高度的主观能动性,努力完成上级赋予的任务,实现战役企图。主要战斗的胜负,都对全局有关。正确理解自己所受领任务的地位,作用、目的,并带领所属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对战役全局负责。

【5】华野特纵陈锐庭回忆《走过百年》

中原野战军奉命逐段阻击,将黄维兵团全部诱人浍河北岸,使其钻进了中野在蒙城东北预设的“口袋”。11月24日下午,黄维发现自己处境不妙,急忙下令向浍河南岸退缩。中原野战军七个纵队趁敌撤退之机,全线出击。至25日晨,将黄维兵团四个军十一个师、一个快速纵队合围于宿县西南以双堆集为中心的狭小区域内。敌人数次突围未成后,遂以大量地堡群构成环形阵地,在大炮和坦克掩护下转入阵地防御。

此时,毛主席电令淮海战役总前委和华东野战军前委:“华东特纵应全部开去打黄维,以厚火力。”不久,华野前指转来陈毅司令员给我的电话,说中野部队挺进大别山,重武器都打了“埋伏”丢掉了。总前委决定,华野特纵炮兵全力支援中野部队歼灭黄维兵团。歼灭黄维兵团的作战,是淮海战役的第二阶段,是整个战役承前启后的重要一仗,一定要配合中野把这一仗打好。

我受领任务后,情绪振奋,感到华野特纵真正担当起了总前委炮兵预备队的艰巨任务了。特纵炮兵作为总前委的炮兵预备队,配属中原野战军作战,我是有思想准备的。只是加强的炮兵部队数量不多,在思想上终有不足之感!为圆满完成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我当即召集炮兵第一、第三团的干部开会,传达总前委的命令和陈毅司令员的电话指示,强调了配属中野打黄维兵团的意义,并决定部队由团领导干部率领当晚出发,赶往指定地域待命。

炮兵第一、第三团奔赴双堆集后,我报请华野前指领导同意,从次要方向上抽调炮兵重新组成炮兵预备队后,即率特纵前指部分人员前往中野第四纵队司令部。当时,纵队司令员陈赓到一线部队去了,我就向政治委员谢XX、参谋长王启明介绍了特纵炮兵部队情况。我和王启明是20年的老朋友了,当年同在河北军事政治学校学习,后来又先后在国民党军第三十二军任团长。1948年4月,时任第三十二军参谋长的王启明在豫北战场起义,6月即被中央军委任命为中原野战军第四纵队参谋长。现在,我们相逢在淮海大战前线,真有说不出的高兴,两人畅谈往事,一夜未睡。

到中野的第二天,华野前指电话通知说,徐州杜聿明集团西逃,部队正兵分多路多梯队追击,让我立即返回,根据新的情况,调整炮兵部署。我指示炮兵第三团团长杜建华负责特纵炮兵部队的作战行动,积极主动地完成支援作战任务,之后就赶回了特纵机关驻地。

配属中野围攻黄维兵团的炮兵部队,是特纵炮兵第三团六个连队。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特纵炮兵弹药消耗很大,没有来得及补充,就将剩余的弹药集中到几个连队,其余连队留守新安镇驻地进行整训。炮兵第三团第一次配属中野部队作战,又是关键性的围歼黄维兵团之战,因此全团指战员无论从思想上,还是行动上都非常重视,表示要想尽一切办法打好这一仗。

25日,中野部队对黄维兵团展开猛烈攻击,但进展缓慢,而且伤亡较大,被迫停止攻击。教训主要有两条:一是从运动战仓促转入野战阵地攻坚战,各方面的准备不充分,同时对敌人的防御能力估计不足,没有做到知己知彼;二是没有充分发挥炮兵的威力,步炮协同组织得不够好。炮兵进入阵地一般比步兵晚,而炮兵战前的准备工作又比较复杂,因此准备工作需要一定的时间,白天的时间有利于侦察标定和测地。步兵发起进攻的时间,一般要以炮兵做好准备的时间为度。在开始围攻黄维兵团时,想以急袭手段消灭敌人,炮兵准备工作没做好就投入作战,炮兵火力没能有效发挥,必然招致攻击受挫。

12月4日,中央军委电示,打黄百韬兵团和打黄维兵团的两次经验教训证明,对于战斗力顽强之敌,依靠急袭手段是不能歼灭的,必须采取割裂、侦察、迫近作业等手段,集中兵力、火力,步炮密切协同才能歼灭。这个指示,非常及时,是和毛主席“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的“十大军事原则”精神相一致的。在接受了初次围攻黄维兵团的教训后,炮兵部队与担任主攻的各纵队专门开了步炮协同联席会议,决定集中使用炮兵火力,将所属炮兵区分为担任抵近射击的固定炮群和担任对纵深目标射击的机动炮群,并使步炮双方进一步明确了协同动作的具体事项。

12月5日,淮海战役总前委下达了总攻黄维兵团的命令,决定将华野和中野参战部队组成东、西、南三个攻击集团,特纵炮兵分别配属东、西集团作战。在战斗行动中,特纵炮兵充分发挥了火力突击作用,支援步兵对敌人发起强大攻势。东线,炮兵第三团协同攻击部队连续攻克了双堆集外围的李围子等三个据点。西线,炮兵第一团两个连队,配属中野第三纵队围攻作战,向东西马围子村发起攻击。

黄维兵团两个团在三架飞机、八辆坦克的掩护下,对攻击部队进行疯狂反扑,企图突出重围。为了更准确、有效地压制敌人,炮兵第三团派出观察员冲过敌人炮火封锁线,到离敌人百余米的地方进行观察,沉着、勇敢地指挥炮兵射击,支援步兵打退了敌人的反扑:

与此同时,华野山东兵团炮兵团一连,也随华野第三纵队加入了围攻黄维兵团的战斗。该连在陈圩子占领阵地后,派出前进观察组抵近观察,机动灵活地指挥射击,在炮火的有效掩护下,步兵一举攻克敌人工事阵地。

14日上午,中野、华野各纵队直逼位于双堆集的黄维兵团部,向其核心阵地发动更加猛烈的连续攻击。

炮兵第三团支援中野第四纵队,攻下了杨文学庄。山东兵团炮兵团一连支援中野第十一纵队,占领了杨四麻子庄。炮兵第一团一、四连支援中野第六纵队和华野第七、第三纵队,攻克尖谷堆后,继续支援步兵,夺取了敌人的野战防御工事。

最后的攻击开始了。中野、华野部队集中百余门大小火炮,还有中野部队创造发明的炸药抛射筒(被战士们誉为“特大威力炮”),一齐向着敌人的核心工事猛烈开火。英雄的华野“洛阳营”和中野“襄阳营”,沿着炮火开辟的道路,同时插入敌人的核心阵地。15日午夜,全歼黄维兵团,生俘兵团司令官黄维。至此,淮海战役第二阶段胜利结束。


(完)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