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转帖:《战争与和平》内容概述(1—2部)

0
0

【本文系转帖,来源网络。】 

《战争与和平》

《战争与和平》是俄国伟大作家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创作的长篇小说,也是其代表作,创作于1863—1869年。该作以1812年的卫国战争为中心,反映从1805到1820年间的重大历史事件。以鲍尔康斯、别祖霍夫、罗斯托夫和库拉金四大贵族的经历为主线,在战争与和平的交替描写中把众多的事件和人物串联起来。 

作者将“战争”与“和平”的两种生活、两条线索交叉描写,构成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壮阔史诗。 

 《战争与和平》的基本主题是肯定这次战争中俄国人民正义的抵抗行动,赞扬俄国人民在战争中表现出来的爱国热情和英雄主义。

但作品的基调是宗教仁爱思想和人道主义,作家反对战争,对战争各方的受难都给予了深切的同情。

 

   

《战争与和平》内容概述(第一卷 第一部1-25节)            

    第一卷    第一部

    (第一卷第一部共25节。开卷从安娜-帕夫洛夫娜-舍列尔——皇后玛丽亚-费奥多罗夫娜的宫廷女官和心腹,举行的家庭庆祝会写起,上流社会的交际,从彼得堡到莫斯科,用了5节文字,书中主要人物悉数登场,书中提到的当时俄罗斯贵族四大家族,也全都亮相。

    瓦西里公爵及其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与他们沾亲带故的安娜-米哈伊洛夫娜及其儿子鲍利斯,作为贵族中的消极因素,一开场就表现的淋漓尽致,导演了中风死亡的俄罗斯贵族首富别祖霍夫伯爵遗产继承风波。这一部又用了7节文字写了家在莫斯科的罗斯托夫伯爵家中两个“娜塔莎”的命名日庆祝宴会,这里的气氛轻松祥和快乐。住在莫斯科郊外自已庄园童山的老公爵博尔孔斯基,心中尽是家国大事,深居简出,刻板严厉,对儿子女儿的表面上不近人情的严酷……这两家,才代表贵族的正统,充满正能量。儿子要上前线,将怀孕的妻子送到乡下。和平生活,享乐,宴会,歌舞,但战争把安德烈公爵及尼古拉·罗斯托夫伯爵这两个贵族热血青年召唤到战场上去了。)

    第一节  

    (概述:一八五年七月,遐迩闻名的安娜-帕夫洛夫娜-舍列尔——皇后玛丽亚-费奥多罗夫娜的宫廷女官和心腹,举行的家庭庆祝会。这是在彼得堡。

    瓦西里公爵想通过宫廷女官为自己的儿子谋得维也纳的头等秘书,且为了小儿子娶得富家女博尔孔斯卡娅——玛丽亚公爵小姐牵线搭桥。)

    第二节

    (概述:各位来宾都向这个谁也不熟悉、谁也不感兴趣、谁也不需要的姑母行礼问安。女主人的姑妈,众人并不待见。仅仅出于礼节,去问候一下,此后就再也不理了。

    ——象征性的,也是虚伪的礼数。

    安娜-帕夫洛夫娜作为主人的周旋能力,保证正常运转。——让每一个陀螺都不停的转起来!

    皮埃尔出场。

    “对于在外国受过教育的皮埃尔来说,安娜-帕夫洛夫娜的这次晚会,是他在俄国目睹的第一个晚会。他知道,彼得堡的知识分子都在这里集会,他真像个置身于玩具商店的孩童那样,看不胜看,眼花缭乱。”)

    第三节

    (概述:家庭宴会,客人陆续来到,谈话分三个组,女主人察言观色,应付自如,充分发挥子爵与神父的润滑油作用,让每一个齿轮都转起来,一个个小圈子的谈话正常进行。有一个小圈子谈论到拿破仑杀害昂吉安公爵的情形。引起争论。皮埃尔这个才从国外归来,刚刚踏进贵族上层交际圈子的冒失鬼,不管不顾,直言不讳,着实让她操心不少。

    瓦西里公爵的女儿海伦是凭美貌吸引众宾客的眼球的。公爵的儿子伊波利特则丑陋愚蠢,说起话来更不靠谱。

    安德烈公爵出场啦。“他不仅认识客厅里所有的人,而且他们都使他觉得厌烦,甚至连看看他们,听听他们谈话,他也感到索然无味。在所有这些使他厌恶的面孔中,他的俊俏的妻子的面孔似乎最使他生厌。”)

    第四节

    (概述:前半部分写安娜-米哈伊洛夫娜向瓦西里公爵求情。既有低三下四,也有讹诈,撒泼,终获成功。

    后半部分写交际场里继续争论拿破仑之优劣。皮埃尔初出茅庐,直言不讳,赞美拿破仑是个天才,完全不顾上流社会的规矩与礼数。安德烈公爵为他打圆场。)

    第五节

    (概述:作者用了五节叙述完了这一场例行的平平常常的贵族权要的家庭宴会。宫庭的国家的世界的,贵族之间的,公开的,隐秘的,亊情的发生结局,人事的升降浮沉,各种上不了台面的交易……都在谈论筹划之列。上流社会的交际太重要了!

    书中的主要人物陆续登场。四大家族,彼得堡的库拉金家族,莫斯科的罗斯托夫家族,莫斯科郊外的博尔孔斯基家族,莫斯科的别祖霍夫家族,先后登场,或被提及:瓦西里公爵及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海伦),罗斯托夫伯爵的儿子尼古拉及小女儿娜塔莎,安德烈公爵及他的妹妹公爵小姐玛丽亚,别祖霍夫伯爵的儿子皮埃尔……

    安娜-帕夫洛夫娜已经和丽莎商谈过,她想要给阿纳托利(瓦西里公爵之次子,“惴惴不安的笨蛋。”)和矮小的公爵夫人的小姑子(公爵小姐玛丽亚)说媒的事情。

    皮埃尔其人,私生子,别祖霍夫家族,贵族之家,十岁到法国,二十岁归来。年轻,涉世未深,不熟悉沙龙。但是善良,随和。

    拿破仑,法国皇帝,伟大,还是恶魔?不仅是这个家庭宴会,俄罗斯的贵族上流社会,以至整个欧洲,都是热门话题!)

    第六节

    (概述:安德烈公爵为什么厌恶自己的妻子?吃讨好妻子丽莎的瓦西里公爵的儿子阿纳托利的醋?他仅仅讨厌妻子丽莎,还是讨厌婚姻与女人?尤其讨厌贵族圈子里的女人们?他自有一套理论,似乎琐碎毁灭了男人的抱负和事业,抛却妻子家庭,从军建功立业,才是正途。但是,女人也有怨恨。

    皮埃尔与安德烈公爵交往至深,互相尊重,关心,书中从何说起?

    皮埃尔无一技之长,因循,无所作为,缺乏意志力。他就是“多余的人”? 皮埃尔忘记好友安德烈公爵的劝诫,经不起诱惑,与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在一起鬼混.

    贵族子弟聚在一起吃喝赌,纵情声色,恣意享乐。找乐子,寻刺激,玩恶作剧。)

    第七节

    (概述:

    又一个宴会开始啦!罗斯托夫伯爵家里两个娜塔莎(伯爵夫人及她的女儿都叫娜塔莎)的命名日庆祝宴会。这是在莫斯科。

    安娜-米哈伊洛夫娜为独生子的前程奔走,也算遂愿了:有关鲍里斯的情形已禀告国王,他被破例调至谢苗诺夫兵团的近卫队中担任准尉。安娜-帕夫洛夫娜虽已四出奔走斡旋,施展各种手段,但是,鲍里斯还是未被委派为副官,亦未被安插在库图佐夫身边供职。

    基里尔-弗拉基米罗维奇,别祖霍夫伯爵(皮埃尔之父)不久于人世,遗产之争暗中进行。安娜-米哈伊洛夫娜,瓦西里公爵,与别祖霍夫老伯爵沾亲带故,既知道内情,又似乎与继承遗产不无关系,因此暗中勾结,连成一气,密谋夺取遗产。皮埃尔则浑然不觉。

    几个无恶不作的贵族子弟受到皇室的惩罚:“多洛霍夫被贬为士兵,别祖霍夫的儿子皮埃尔被赶到莫斯科去了。阿纳托利-库拉金呢,他父亲不知怎的把他制服了,但也被驱逐出彼得堡。”。

    迎来送往,礼数多多。伯爵夫人不耐烦了!)

    第八节

    (概述:

    命名日聚会上,罗斯托夫伯爵家的少男少女们登场啦!令人尴尬的沉默场面被一帮子少男少女打破了!他们都是书中的主角:娜塔莎,13岁,尼古拉,20岁,鲍里斯,20岁,索菲亚,15岁,彼佳才九岁吧……他们的青春年少,纯真活泼,正与罗斯托夫伯爵家的快乐和谐的气氛相映衬。

    罗斯托夫伯爵家里两个娜塔莎的命名日庆祝会前奏结束了,还有午宴,午宴之后是舞会。)

    第九节

    (概述:伯爵夫人:

    罗斯托夫伯爵家的四个子女们(薇拉,尼古拉,娜塔莎,彼佳),还有在此寄养的两个(索尼娅,鲍里斯)。伯爵夫人说到自己的子女,对子女的慈爱的教育,尤其是长辈与孩子们平等挚爱的关系,不无自豪。罗斯托夫伯爵家庭呈现和谐宽松的气氛。

    薇拉是长女,老大,17岁,似乎有点另类。)

    第十节

    (概述:两对少男少女的初恋,尼古拉与表妹索尼娅,鲍里斯与娜塔莎。热烈,又朦胧。过家家,儿戏。索尼娅已经知道吃醋了.娜塔莎更好奇,尝试,新鲜感与刺激,还有任性,放任,大胆,主动。鲍里斯更理性,无可无不可.

    大人们也明明知道,但是没有加以约束。)

    第十一节

    (概述:罗斯托夫伯爵的长女,17岁的薇拉,在家中的地位实在不美妙。大人不待见,在客厅被母亲下了逐客令,来到休息室,她没能善解人意,却横加干涉,惹得小弟弟妹妹们也讨厌她。为什么?不会做人?对父母的严厉管教似乎心存怨恨,对活泼可爱的弟弟妹妹看不惯,又爱管弟弟妹妹的闲事,指手画脚。

    两个多年密友,伯爵夫人,还有鲍里斯的母亲安娜-米哈伊洛夫娜公爵夫人,在客人暂时离去后,凑在一起,大诉衷肠,啦私房话。伯爵夫人安富尊荣,也知家计艰难,难乎为继。但是,她更看重贵族的精神。似乎很羡慕密友安娜的抛头露面,四处奔走,出入豪门。而安娜却大吐苦水,哭穷。一则破落,贫穷无奈,二则为了儿子的前程,只有不顾闲言碎语,硬着头皮四处求告。但是,她也骄矜,“露味”,“白昼骄人,暮夜乞怜”,“完全忘记了她为达到目的而遭受的凌辱。”。)

    第十二节

    (概述:

    离罗斯托夫伯爵家的命名日午宴还有两个小时,安娜-米哈伊洛夫娜公爵夫人抓紧时间,带着儿子鲍里斯去别祖霍夫伯爵家里登门拜访。名为拜访,实则摸摸底,探虚实,分杯羹.。

    和红楼梦第六回刘姥姥携板儿去求见凤姐有得一比。这两部文学巨著在这一点上有相似之处。引出人物,发展故事。

    刘姥姥身边有个板儿,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看这一对母子!母亲对儿子眷眷之心,也是一千个不放心啊!母子俩究竟忍受了多少屈辱与白眼?但是,鲍里斯很明戏,屈辱是屈辱,但更在乎因此得到什么。

    瓦西里-谢尔盖耶维奇公爵,与安娜-米哈伊洛夫娜的公爵夫人几乎怀着同样的心思,都来到奄奄一息的老伯爵家里:谁才能继承那么大的一笔遗产呢(仅仅拥有的农奴就有四十万!!)?不能拱手让人!不惜巧取豪夺!)

    第十三节

    (概述:

    皮埃尔因为参与贵族子弟的恶作剧被逐到莫斯科,他到了家,别祖霍夫伯爵家的三位小姐(表妹)冷淡他,皮埃尔见见他的父亲别祖霍夫伯爵的想法被婉拒。瓦西里公爵来了,他更直接下令不许皮埃尔去见老人。皮埃尔只有把自己关起来。

    鲍里斯来了,与皮埃尔闲扯一通,鲍里斯又撒谎一片。皮埃尔虽然不关心遗产,但是也不是对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一点点猜度。

    安娜-米哈伊洛夫娜终于看了“叔叔”别祖霍夫伯爵,装的一脸悲伤,心里转的是别祖霍夫伯爵死后如何分得一杯羹。)

    第十四节

    (概述:

    安娜-米哈伊洛夫娜四处求告,大都得手。儿子鲍里斯当了军官,置办军装的钱又到手了。伯爵夫人送给她700卢布。

    伯爵夫人善良,真情流露,一听到密友遇到难题,拿不出500卢布给儿子置办军装,就动了恻隐之心,出手大方。公爵夫人安娜-米哈伊洛夫娜工于心计,虚伪透顶了。

    500卢布,也许是700卢布,在罗斯托夫伯爵家,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一笔钱。但是,在伯爵家里,夫人向丈夫讨要钱的过程,则是十足的贵族气派,妻子说我需要一笔钱,丈夫有求必应,刻不容缓,让下人去办,不容下人迟疑解释,而且一定要新纸币。要的不解释,给的问也不问,两个人似乎不好意思提到“钱”字,漫不经心,很撒慢……)

    第十五节

    (概述:命名日宴会从下午四时开始。最尊贵的客人最后到场。玛丽亚-德米特里耶夫娜-阿赫罗西莫娃很有个性:率性自然,全没有贵族的虚礼。她一进门就骂男主人是“色鬼”,叫活泼任性的娜塔莎为“我的哥萨克”,“ 我知道这个姑娘是个狐狸精,可是我还喜爱她。”斥恶作剧参与者皮埃尔“我的天,真不要脸,真不要脸!去打仗好了。”

    近卫军军官,谢苗诺夫兵团的军官贝格中尉,讲究实惠,与其他客人谈话,算计如何养家,当什么兵挣钱更多!

    皮埃尔有点露头青?早年间俄罗斯吃货?上流社会人情世故,懵懵懂懂啊!)

    第十六节

    (概述:宴会上争论战争了,俄罗斯有没有必要参战?伯爵夫人的堂兄申申发表了不必要参战的言论,骠骑兵上校不满,他激动不已,说话很狂热,罗斯托夫伯爵的长子,小青年尼古拉热烈响应,玛丽亚-德米特里耶夫娜-阿赫罗西莫娃也浩气满怀,给以声援。

    娜塔莎不甘被忽视,与彼佳一起要搅场?宴会气氛为之一变.争论战争利弊的唇枪舌剑戛然而止..

    “伯爵夫人惊恐地问道,但她凭女儿的脸色看出她在胡闹,”

    “大多数客人都望着长辈,不知道应当怎样应付这场恶作剧。”

    “ 娜塔莎已经大胆任性、欢快地嚷起来,她事先确信,她的恶作剧会大受欢迎。”

    “大家不是对玛丽亚-德米特里耶夫娜的回答觉得好笑,而是对这个女孩百思不解的大胆和机智觉得好笑,她居然有本事、有胆量这样对待玛丽亚-德米特里耶夫娜。”)

    第十七节

    (概述:莫斯科,罗斯托夫伯爵家的命名日庆祝宴会,作者用了9节文字。从和平过渡到战争,安德烈公爵,尼古拉,鲍里斯,将走向前线。这个宴会传达了俄罗斯当时贵族上流社会的满满的“正能量”。

    午宴结束。玩纸牌,青年人唱歌,然后是跳舞。罗斯托夫伯爵来了兴致,“老夫聊发少年狂”,跳起了青年时代的舞蹈,赢得众宾客及仆人的围观喝彩。

    索尼娅因为爱着尼古拉,对插进来的公爵小姐朱莉吃了醋,气哭了。比索尼娅小两岁的娜塔莎看破了她的心思,倒来劝慰她。)

    第十八节

    (概述:

    别祖霍夫伯爵第六次罹患中风病。围绕这个奄奄一息的人,争夺遗产的阴谋紧锣密鼓的进行。瓦西里公爵,与公爵大小姐的交谈从试探,步步深入,直至道出主题:遗嘱在何处?现在修改,或者干脆焚毁,还来得及! 公爵大小姐一再暗示安娜-米哈伊洛夫娜早有阴谋……公爵大小姐有点嫩,想当然(显然这并非她自己意料的事。),明白利害及处境的险恶后,愤怒起来了! 瓦西里公爵,老奸巨猾,诱导她说出遗嘱所在.为了夺得遗产,他们既勾结又互相提防,处心积虑.只是少有人关心病人死活。什么时候死,遗产归哪一个,才是最重要的!皮埃尔被排除在外,成了局外人,浑然不知.)

    第十九节

    (概述:

    皮埃尔来了.他是应召而来的.弥留之际的老伯爵要见他.他由安娜-米哈伊洛夫娜引导着.到自己的家,看望昏迷中的父亲,却由不过沾亲带故的人带领(个子高大、长得肥胖的皮埃尔,他低垂着头,顺从地跟在安娜-米哈伊洛夫娜后面——),从后门进来,又有鬼鬼祟祟的人在附近躲躲闪闪.他任人摆布,这看似很滑稽.其实,这正是老伯爵中风不起之后,皮埃尔在这个家中的真实的尴尬的处境.只是今天特殊:上上下下的各色人等,都为他让路.“好像此刻无须获得许可就能走进这个房间了”.

    皮埃尔呢,“他要和行将就木的父亲见面”,居然在马车里睡着了!叫干什么就干什么,“由此看来,非这样不可,”“非这样不行,别无他途”,“一切都非如此不可,”“这一切理当如此。”“他暗自下了决心,认为必须这样行事,为了要今天晚上不张皇失措,不做出傻事,他就不宜依照自己的见解行动,务必要完全听从指导他的人们的摆布。”。理应如此,本该如此,只能如此,只好如此,不过如此.如此如此,而已而已.皮埃尔内心平静如水,完全无动于衷.)

    第二十节

    (概述:

    皮埃尔眼中所见:弥留之际的伯爵:还有话说,但已无奈!“这次相会持续了两分钟,皮埃尔心里觉得这两分钟好像一小时似的。”“那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种和他的仪表不能并容的万分痛苦的微笑,仿佛在讥讽他自己的虚弱无力。皮埃尔望见这种微笑,胸中忽然不寒而栗,鼻子感到刺痛,一汪泪水使他的视线模糊了。病人面向墙壁,被翻过身去。他叹了口气。”------皮埃尔终于动了恻隐之心!

    公爵的大小姐被瓦西里公爵说服了?至少她与瓦西里公爵一起找遗嘱去了。安娜-米哈伊洛夫娜把皮埃尔当成了挡箭牌,登堂入室,通行无阻,俨然成了病人家中的主人。甚至要掌控弥留之际的伯爵。伯爵仍然意识清醒的表示了厌恶:“病人的眼睛和脸部流露出已无耐性的样子。”)

    第二十一节

    (概述:公爵的大小姐与安娜-米哈伊洛夫娜公爵夫人争抢一个包包,里面有遗嘱文件。瓦西里公爵和公爵的大小姐在接待室,安娜与皮埃尔被打发到客人众多的小客厅。安娜又悄悄折回,皮埃尔亦步亦趋地跟了过来。争夺文件在俩个女人——公爵的大小姐与安娜之间激烈进行。安娜胜出,将文件夺到手。瓦西里公爵和公爵的大小姐篡改老伯爵遗嘱的预谋破灭了。

    父亲死了,皮埃尔为什么如此木然?长期不在一起生活,没有感情。也没有亲情,尤其是“私生子”的丑闻,让皮埃尔吃了不少白眼。当然,才涉世不久,尚不知道遗产种种的利害。

    在伯爵弥留之际,还有一些并无利害冲突的人,冷眼旁观:穿着得不太雅致的五颜六色的人们坐在这个房间里窃窃私语,言语行动都表示谁也不会忘记现在发生的事情和可能发生的事情。)

    (别祖霍夫伯爵中风,死亡的前前后后,用了4个章节。)

    第二十二节

    (概述:

    这一节内容丰富,容量极大,在书中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从贵族的歌舞升平的厅堂,到疆外硝烟弥漫的战场。安德烈公爵辞别亲人上战场。

    尼古拉-安德烈耶维奇-博尔孔斯基公爵,俄罗斯硕果仅存的大贵族,德高望重,刻板守正,贵族风范人物。“他说,只有人才有两大罪恶的根源:无所事事和迷信;只有人才有两大崇高品德:活动和才智。”——他在实践。

    朱莉-卡拉金娜与玛丽亚公爵小姐来往两封信,即交代两位贵族小姐的友情之深,也提到了贵族上流社会,及天下国家。对爱情向往,父母之命,媒灼之言,女儿的职责……两个人的信仰,玛丽亚的公爵小姐对上帝更笃信虔诚。

    ——玛丽亚公爵小姐对上帝的笃信虔诚洋溢于字里行间!严父刻板的管教,和闭门不出的生活方式,既让她过早地告别了青春,也远离了贵族上流社会的交际。博尔孔斯基公爵一家同贵族上流社会消极腐败的生活不仅保持了距离,也划清了界限。)

    第二十三节

    (概述:老公爵住在莫斯科郊外的乡下,自己的领地童山.恪守生活规律,守时,刻板。生活充实,自信满满。但是,有时未免严厉苛刻,少了些人情味。对子女,谈不上儿女情长。挚爱之情也深藏不露。老公爵深居简出,对欧洲形势及俄罗斯的地位,军队上层,了如指掌。儿子一到家,他就追问有没有新的情况。儿子所述,是军队高层的共识及决策,安德烈声言未必都赞成。老公爵也说“没有什么新东西”。

    公爵夫人,公爵小姐玛丽亚,他们很开心。毕竟在封闭的刻板的压抑的单调的孤独的环境里太久了。再加上一个活泼的布里安小姐,庄园的气氛有了一点点改变。)

    第二十四节

    (概述:儿子儿媳回来了,老公爵的欢迎宴会。他准时正点到达餐厅。他破例允许他喜爱的德国人工程师入席。“出于公爵的怪癖,这位建筑师竟被准许入席就座,这个渺小的人物就地位而论,是决不能奢求这种荣幸的。”“公爵在生活上坚定地遵守等级制度,甚至省府的达官显贵也很少准许入席就座。”——毫无疑问,老公爵是这个家庭的主宰!一次平平常常家庭午宴,如此中规中矩。出席的人个个换着敬畏之心!

    午宴谈论的话题,国家大事,眼前的战事。老公爵依然唱主角。

    “安德烈公爵谛听着,克制着不予辩驳,而且情不自禁地感到谅异,这个老年人足不出户在农村独处许多年,对近几年来欧洲的军事政治局势知晓得如此详尽,评述得如此精辟。”

    “你认为我这个老头儿不了解目前的事态吗?”他说了一句收尾的话。“我念念不忘时事啊!我彻夜目不交睫。嘿,你那个伟大的统帅究竟在哪里大显身手呀?”)

    第二十五节

    (概述:离别之际,安德烈公爵及玛丽亚公爵小姐兄妹二人的交谈充满了慈爱亲情,友情,很直率,很感人。妹妹更能理解人宽容人。一再回护嫂子,还为自己不需要也不喜欢的女伴法国小姐布里安小姐说好话。只有对父亲,兄妹都有点感觉:过于严厉。但妹妹认为议论父亲是罪过。至于父亲对待上帝不恭,哥哥并不在意,妹妹则以为父亲也有一点点转变。

    安德烈公爵与妻子的关系不和谐,他的父亲与妹妹都深知,这让安德烈公爵更不忿:显然,是老婆诉了苦,告了状。“您现在耍耍您的招儿吧。”

    父亲是建功立业为上,儿女情长深藏内心,言辞中则过于冷漠。他嘲笑儿子因为与妻子的关系不睦惹上了烦恼。)

    (安德烈公爵把有身孕的妻子送到乡下,又告别了父亲及妹妹,上了前线。用了4节。)

    《战争与和平》内容概述(第一卷 第二部1-21节)

    第一卷  第二部

    (第一卷第二部,共21节。高层指挥机构写了库图佐夫及部下巴格拉季翁公爵,指挥风格沉着务实。两场小胜的战争,申格拉本之战,     侍从官员多为钻营追逐名利的贵族子弟,安德烈公爵独树一帜,他的才能智慧在库图佐夫身边受赏识重用,出使奥国不辱使命,主动要求勇敢深入前线,被贵族子弟的贪生怕死及争功诿过所激愤,更被一线官兵的英勇无畏感动。尼古拉·罗斯托夫更是一腔热血,一心只想冲杀、立功。他受伤了。“虽然发布了抛弃伤员的命令”,他仍被被炮兵连长图申救下来。)

    第01节

    (概述:一八五年十月间,俄国军队侵占了奥国大公管辖的几个大村庄和城市,一些新兵团又从俄国开来,驻扎在布劳瑙要塞附近的地方,因而加重了居民的负担。库图佐夫总司令的大本营也坐落在布劳瑙。

    俄军前线。总司令库图佐夫检阅行进中的部队。部队给养供给不上。已经走了一千俄里,鞋子都破了.

    “总司令意欲看见一个完全处于行军状态的兵团——穿军大衣,罩上外套,不作任何检阅准备。”“请那位奥国将军目睹一下来自俄国的军队的凄惨情状。”“因此,兵团的处境愈益恶劣,总司令就愈益高兴。”

    ——俄军的给养是由奥国提供的,很不及时。

    步兵团长,营长,三连长,再三连当兵的受降级处分的多洛霍夫.

    多洛霍夫被罚当了士兵,仍桀骜不逊!团长大人本想发发火,耍耍威风,碰上这个茬,也尴尬了,露出了变色龙的嘴脸.贵族子弟,惹不得啊!)

    第02节

    (概述:

    库图佐夫总司令关心他的士兵,脚上的靴子穿烂了,也看到了。行进中的士兵唱着歌子, “一听见歌声,一望见跳舞的士兵和快活地、脚步敏捷地行进的全连的士兵,总司令及其侍从们的脸上就流露出喜悦的表情。”主动招呼一位上尉连长(季莫欣),曾经的英雄,“伊兹梅尔战役的同志”。对受了处分的多洛霍夫,他也是受人之托给以关照,仍不忘提醒他改过图新。

    团长很优秀。“与那些同时抵达布劳瑙的兵团相比较,这个兵团由于团长的严厉和勤奋而居于至为优越的地位。”

    士兵整齐守纪,尊敬首长。

    安德烈公爵随从.

    多洛霍夫与库图佐夫的二十几个侍从之一骠骑兵少尉热尔科夫,两个人都够混蛋,他们在检阅后相见,交谈了几句,多洛霍夫桀骜不驯,身处逆境,仍鄙弃热尔科夫。热尔科夫是在看见总司令关照多洛霍夫,才主动跑来与多洛霍夫搭讪的。由此仍可分出两人之优劣!)

    第03节

    (概述:

    奥军大败。“您亲眼看见了不幸的马克。””四万人捐躯了,我们的盟军被歼灭了,”俄军此时“处境极其艰难”。

    安德烈公爵受到总司令的赏识重用。库图佐夫给安德烈公爵的父亲写信时说,“因为他兢兢业业、立场坚定、勤勤恳恳,有希望当上一名与众不同的军官。我身边能有这样一名手下人,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库图佐夫总司令身边有太多托人情进来的贵族子弟,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前程与享乐,无所事事,“司令部里只有寥寥无几的军官才很关心战事的全部进程,安德烈公爵是其中之一。”

    因此,安德烈公爵在总司令身边的众多副官,侍从中间,也如鹤立群鸡。“多数人,都不喜欢安德烈公爵,认为他是个盛气凌人、冷淡、令人厌恶的人物。”)

    第04节

    (概述:

    奥军败了,俄军骠骑兵团某一骑兵连的行军生活照旧是风平浪静。

    清晨,当罗斯托夫骑着马儿采办饲料回来时,一通宵打纸牌输钱的杰尼索夫尚未回家。

    士官生罗斯托夫伯爵替骑兵连长杰尼索夫大尉保存的钱包不见了,他判断是同一连队的捷利亚宁中尉偷去了。他去索要……一场风波因此而起。

    俄军骠骑兵风气:赌博,玩女人,打架……连级军官有仆役;马弁给士官生遛马,老爷给赏钱;有随军商贩;军人的马匹是自己的,还有买卖;作战时,还有控马人员……)

    第05节

    (概述:由捷利亚宁中尉这个窃贼引起的一场关于兵团荣誉的辩论:

    士官生罗斯托夫伯爵当众向团长讲了捷利亚宁中尉这个窃贼,“您在旁的军官面前对团长说有个军官行窃……”团长为了维护兵团的荣誉说罗斯托夫伯爵“撒谎”, 罗斯托夫伯爵不接受……骑兵上尉作为骠骑兵团的老战士出来劝解,希望罗斯托夫伯爵向团长道歉……)

    第06节

    (概述:俄军撤退,法军尾随。由总司令派往后卫部队的仆从涅斯维茨基,和后卫部队的军官悠闲地吃馅饼,讲着粗俗下流的笑话。后卫部队的将军派他去传达命令,炸毁大桥……)

    第07节

    (概述:

    撤退的后卫部队一片混乱!撤退的不同兵种的部队,炮车,辎重车辆,马匹,还有逃难的民众,在大桥上挤成一团!传达命令的涅斯维茨基公爵很悠闲的把乱遭遭的人群当风景看。当逃难的人群中有漂亮女人经过时,他还有闲心“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们”。还和撤退的骑兵大尉瓦西卡-杰尼索夫开玩笑呢。杰尼索夫可没有这份闲心接他的话茬。)

    第08节

    (概述:撤退的后卫部队保罗格勒兵团,还是有点慌乱。

    初次面临生与死的尼古拉-罗斯托夫:

    热血沸腾,一往直前!但是,干什么,怎么干,一概不知。冒冒失失!只是炸桥,并不是向敌阵营发起冲锋。

    因为捷利亚宁中尉偷窃钱包,他与团长,谁在记仇?罗斯托夫在战场还念念不忘呢!

    “罗斯托夫暗自想道。确实谁也没有发觉什么,因为每个人都熟悉没有打过仗的士官生初次上阵时体会到的那种感觉。”

    连长瓦西卡-杰尼索夫大尉和骑兵上尉就沉着多了。只是不能痛痛快快冲锋,反而被动挨打,有些急躁。)

    (1-8节,库图佐夫的部队,步兵,骠骑兵。撤退中的一次胜仗。)

    第09节

    (概述:

    撤退中的俄军打了一个胜仗!安德烈公爵作为信使被派往奥地利觐见国王。法国军队的威胁引起宫廷恐惧,奥国宫廷已经不在维也纳,而在布吕恩。奥国临时都城布吕恩的升平气氛,尤其是官僚们的四平八稳做派,令刚刚从战场硝烟走来的 安德烈公爵很是气恼!)

    第10节

    (概述:

    “比利宾三十五岁左右,未娶妻,他和安德烈公爵属于同一个上流社会。他们早在彼得堡就已相识,但在安德烈公爵随同库图佐夫抵达维也纳时,他们的交往就更密切了。如果说,安德烈公爵年轻,并且在军事舞台会有远大前途,那末比利宾在外交舞台的前途就更远大了。他还年轻,而他已经不是年轻的外交官了,因为他从十六岁那年起就开始任职,曾经留驻巴黎、哥本哈根。目下在维也纳担任相当重要的职务。首相和我国驻维也纳大使都认识他,而且重视他。”

    外交官比利宾,库图佐夫总司令的信使安德烈公爵,一番无需外交辞令的长谈,把当下局势掰了个一清二楚!耸动听闻的根本不是安德烈公爵带来的胜利消息,而是“普鲁士联盟、奥国的变节、波拿巴的又一次大捷”。)

    第11节

    (概述:安德烈公爵一觉醒来,还要进见皇帝。在比利宾的书斋里,他被比利宾及四个担任文官的贵族浮浪子弟所营造的上流沙龙气氛包围。

    战区到处是狼藉,战场上流血,伤亡。这里,依然歌舞升平,欢歌达旦,红男绿女,耽于享乐。)

    第12节

    (概述:

    安德烈公爵晋见奥国皇帝,一切如仪。当安德烈公爵晋见皇帝之后,“博尔孔斯基得到各方的请帖,整个早上都得拜会奥国的主要官吏。下午四点多钟结束拜会以后,安德烈公爵在回到外交官比利宾住处去的路上,心中想……”形势突变,发生了“塔博尔桥事件”,法军三位元帅以建立友情的口吻,与奥国公爵奥尔斯珀格-冯-毛特恩中将在桥上相见,法军乘机夺取“塔博尔桥”。

    奥国“奥国宫廷已经不在维也纳,而在布吕恩”,现在,又要从布吕恩退出了,迁到奥尔米茨。

    俄军面临形势更加危险恶劣!

    外交官比利宾告诉安德烈公爵,

    “保重自己才是您的职责。您把这件事交给那些除此而外毫无用处的人去办吧……没有吩咐您回到部队里去,也没有谁要您离开此地,因此,您可以留下来,和我们一道到那不幸的命运招引我们的地方去。”

    如果返回复命,“等待着您的是二者之一:或者是在您还没有到达部队所在地,就已签订了和约;或者是库图佐夫全军败北,蒙受奇耻大辱。”

    安德烈公爵毅然返回军队!)

    (9-12节,安德烈公爵作为库图佐夫总司令的信使出使奥国。)

    第13节

    (概述:俄军出现了混乱的局面。“途中向他传来俄国军队进退维谷的消息,军队不遵守秩序、擅自逃跑的情状证实了这些马路消息。”

    库图佐夫大本营里的几个副官,侍从,全无心肝,一问三不知,“我把我要用的全部物件重新驮在两匹马背上,”涅斯维茨基说道,“马搭子装得棒极了。即令要溜过波希米亚山也行。似乎只对逃跑做好了准备。

    安德烈公爵见到了库图佐夫及大本营的其他人。巴格拉季翁,身负重任。库图佐夫怀着特殊的心情送别巴格拉季翁。他请求留在巴格拉季翁公爵的部队里,库图佐夫对他说“我本人,本人要用一些优秀的军官。”“前途无量,还有许多事要干”。)

    第14节

    (概述:库图佐夫眼前两条路,都很凶险,他选择了撤退,以保存实力。巴格拉季翁奉命阻挡追击的法军。

    即便如此,时间紧迫,主力部队仍难摆脱法军打击。时不我待!天赐良机!“不战而将维也纳大桥交到法国官兵手中这一骗术的成功促使缪拉也试图欺骗一下库图佐夫”, 缪拉自作聪明,故伎重演,宣布停战三天。巴格拉季翁当然接受,库图佐夫的主力赢得三天,得以逃脱,拿破仑得知后立即宣布停战无效,向俄军发起攻击。一场恶战即将降临到人困马乏的巴格拉季翁的四千人马的队伍头上。)

    第15节

    (概述:安德烈公爵来到担任后卫的巴格拉季翁部队,有深入到前线视察。前线的军官,士兵们在寒冷饥饿中修筑工事,“大家的脸上非常平静,就好像这种种情形不是在敌人眼前发生,也不是在至少有半数军队要献身于沙场的战斗之前发生,而好像是在祖国某处等待着平安的设营似的。”

    贵族子弟在前线!安德烈公爵,以副官身份,主动要求,到了前线,陪同他的校官是“眉清目秀的男子汉,穿着很讲究,食指上戴着一枚钻石戒指,法国话说得蹩脚,但他乐意说。”在破衣烂衫的部队中很是扎眼。多洛霍夫呢,因为恶作剧受惩罚到连队当士兵。大战在即,他也满不在乎。两军对峙,他用法语与法国士兵斗嘴呢。)

    第16节

    (概述:安德烈公爵仍在视察前线阵地途中。地形,敌我双方工事兵力火力布署,他的脑子里也拟出种种情况之下的应对之策。他也看见官兵的活动,了解部队状态。)

    第17节

    (概述:

    “勒马鲁瓦携带着波拿巴的一封望而生畏的书信刚刚驰至缪拉处,心中有愧的缪拉想痛改前非,于是立刻将部队调至中央阵地,并向左右两翼迂回,希望在傍晚皇帝驾到之前粉碎自己面前的一小股敌军。”

    “你瞧,战斗开始了!”安德烈公爵想道,他觉得身上的血液开始更急速地涌上心房。”战争开始了!从战火硝烟可以感受到。“你瞧,战斗开始了!既可怕,又快活!”每一名士兵和军官的面部表情都证明了这一层。

    侍从武官——公爵的私人副官热尔科夫,上了战场如同儿戏,见了死亡与流血,就慌了。

    安德烈公爵视察阵地后向巴格拉季翁公爵汇报,得到首肯。他随巴格拉季翁公爵来到前线,看到巴格拉季翁公爵的指挥风格,沉着应对,了解部队,深得下心,深孚众望,上下默契。“首长们流露出惊惶的面部表情,但是一走到巴格拉季翁公爵面前时,都变得很镇静了。士兵和军官们高高兴兴地向他致意,在他眼前,都变得更有活力了,显然他们都要向他炫示一下自己的勇敢”

    ————此节为巴格拉季翁公爵立传. 巴格拉季翁公爵,有库图佐夫的影子。与上下级,与部队的关系,指挥风格,都有相似之处.)

    第18节

    (概述:安德烈公爵目中所见,为巴格拉季翁,及他所率领的部队作传!将军来到阵地最前沿,团长,及身边的副官恳求他离开阵地,不为所动。相信部下及自己的士兵,夸赞向阵地行进的勇敢的部队,在关键时刻,身先士卒,呐喊着率领部队冲上去!

    “我们的队列之中响起一片拖长的“乌拉——拉”的呐喊声。我们的官兵,你追我赶,并且赶上了巴格拉季翁公爵;这一队列虽然不整齐,但是人人欢喜,十分活跃,开始成群地跑下山去,追击溃不成军的法国人——”)

    第19节

    (概述:巴格拉季翁公爵所在的阵地发起冲锋,为“俄国军队赢得向后撤退的时间。”“中央阵地的军队向后撤退,仓促而忙乱,但是各个部队在撤退时并没有乱成一团。”左翼因为炮兵团与步兵团头头互不统属,贻误战机,是战还是退?犹疑不定。

    尼古拉·罗斯托夫伯爵,盲目躁进,拼血气之勇,后又恐慌。

    “这是怎么回事?我没有前进?——我已经倒下,被打死了……”罗斯托夫在一瞬间自问自答。他独自一人置身于战场。他从自己周围看见的不是驰骋的战马和一闪而过的骠骑兵的背脊,而是一动不动的土地和已经收割的庄稼地。热血在他的身上流淌着。“不,我负了伤,马被打死了。”

    “他鼓足最后的力气,用右手抓住左手,向灌木林疾速地跑去。俄国步兵都呆在灌木林中”)

    第20节

    (概述:在危急关头,步兵团长作为一个二十多年的优秀军官,一下子醒悟了!他要组织部队,但是为时太晚。战场恐惧攫取了一些士兵的情绪,团长已无力阻止逃兵。幸好,步兵连长季莫欣和多洛霍夫这两位战场上的优秀人物既各自为战,又密切配合,英勇善战,挽救了败局!“逃跑者都回来了,几个兵营集合起来,法国人原来想把左翼部队分成两部分,瞬息间都被击退了。”

    在中央阵地,炮兵连长图申与他的士兵进入了亢奋状态,在炮兵保护部队撤走后,忘记了撤退的命令,继续坚持炮战,给法军造成迷惑,牵掣法军主力,有力地支援全军后撤。)

    第21节

    (概述:战事暂时归于平静。虽然下达了抛弃伤病员的命令,图申仍利用炮车搭救伤员。巴格拉季翁一间农舍了解战场情况。

    安德烈公爵很英勇,但在战场内外也看到了一些令人气愤的人与事。如:值日校官与热尔科夫明明贪生怕死,却在巴格拉季翁公爵面前掩盖真相,胡说八道。炮兵连长图申英勇作战却不敢为自己辩白而蒙受冤屈。

    他仗义直言,说出了真相。

    骠骑兵士官生罗斯托夫受伤了,图申搭救了他。

    翌日,法国人没有再次发动进攻,巴格拉季翁的残部与库图佐夫的军队会合起来了——)

    (12-21节,俄军在法军重兵逼近时选择撤退。巴格拉季翁率部担任后卫掩护,打了一场恶仗,做出重大牺牲,完成任务。)

http://www.le.com/tv/10023706.html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click here for Latest and Popular articles on 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on (EDA)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