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耶律楚材《西游录》辑存

0
0

《西游录》,元湛然居士著。湛然居士是成吉思汗左右员外郎耶律楚材的法号。

耶律楚材(1190-1244), 契丹人, 字晋卿, 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九世孙。 幼年在金中都(今北京) 生活, 熟悉儒家经典, 学识渊博。 及长, 任金朝左右司员外郎等职。

金贞祐年间(1251), 蒙古攻占金朝中都,耶律楚材 入成吉思汗幕, 为蒙古国时期朝纲政章之确立起了积极作用。

1219年-1224年,耶律楚材应召西行,过居庸关,经武川,出云中,到达成吉思汗营地。后随军西征,到达花剌子模国首府布哈拉, 行程五六万里, 留西域六七年。 其西行经历撰成《西游录》。从征回燕京后,写《西游录》,记录所经之地,在1228年成书,1229年刊行。

该书足本 5000 余字, 由两部分组成: 第一部分记载了从中都启程并西行途中之见闻, 第二部分则以佛教徒身份记述了他同道士邱处机之间的论争情况。 是了解蒙古时期东西交通路线变化、 西域和中亚历史文化情况、 佛道两教论争的重要资料。

此书上卷为元人关于西域中亚见闻的一篇重要游记。

元·耶律楚材撰文

清·李文田 注

【叙 】

中书令国初时扈从西征,行五六万里,留西域六七年,有《西游录》述其事,人所罕见,因节略于此。

【辑文 】

戊寅春三月(元太祖十三年也),出云中,抵天山。

[《汉书·西域传》:“卑陆国,王治天山东乾当国。”晋灼《武帝纪注》曰:“天山近蒲类国,去长安八千余里。”师古曰:“天山即祁连山。”祁太史韵士 《西陲要略》曰:“哈密之山,即天山。山之北三百余里为巴里坤,柳谷水在城东北,源出天山,藉资灌田焉。” ]

涉大碛, 逾沙漠,达行在所。

[宋程大昌《北边备对》曰:“大漠,言沙碛广莫,望之漠漠然。汉以后史家 变称为碛。碛者,沙积也。其义一也。”《大唐西域记》:“龟兹西行六百里,经小碛,至跋禄伽国。”祁韵士《万里行程记》云:“安西州,旧名大湾,后复设安西府,今改为州。]

出北门五里许,过一涸河,即入沙碛。土人呼为戈壁,即古瀚海也。地以沙石为骨,如熔炼而成肤。”

[ 此指元太祖和林之行在,邱处机《西游记》所云“皇帝旧兀里多”者也。

《西游记》:“辛巳六月廿八日,泊窝里朵,汉语行宫也。”又称为乃满国兀里

朵,盖太祖灭乃蛮后,即置行在于此,以便西伐也。]

明年,

[己卯年也,是为元太祖十四年。]

大举西伐,道过金山。

[《北边备对》曰:“金山,隋唐间突厥阿史那氏,得古匈奴北部之地,居金 山之阳。”案:《湛然居士集》卷一有《过金山用人韵诗》。《西域释地》云:

“乌鲁木齐博克达山,三峰峭拔入云,山腰有潭,周十余里,土人称海子。山南有俗所呼七个达坂者,即此。”按:《唐书》西州交河县,北行经柳谷,度金沙 岭,至北庭都护城。又按:杜甫诗注:“自交河北行八十里,至龙泉馆,北入谷 百三十里,经柳谷,度台沙岭,百六十里,经石会汉戍,至北庭都护府。”今乌鲁木齐为唐北庭都护故治,土鲁番为西州古治,以相距道里考之,此“达坂”即 所谓金沙岭。今岭畔有陟坡,沙子细碎,滑马足,“金沙”、“台沙”之名当以 此。《皇舆西域图志》云:“按今阿勒坦为古金山,《唐书》称阿史那氏居金山 之阳,裴罗西超金山者,是也。”

时方盛夏,雪凝冰积,斫冰为道。松桧参天,花草弥谷。金山而西,水皆西流入海。

[ 金刘祁《北使记》:“出北界,行西北向,地浸高,并夏国。前七八千里,山之东,水尽东;山之西,水亦西,地浸下。”祁韵士《西陲要略》云:“新疆 诸水,分流异趋,南路之水皆东流,出自南北山中,若喀什喀尔之乌兰乌苏、叶尔羌之玉河、和阗之哈喇哈什、玉陇哈什二河,乌什之瑚什奇、阿克苏之浑巴什、库车之渭干、喀喇沙尔之开都,悉东会于土鲁番之罗卜淖尔。凡南北山积雪融化 之水,皆入之。湓沦氵亭蓄,伏流地中,即古蒲昌海也。北路之水,若伊犁诸河多西流,塔尔巴哈台之额尔齐斯诸河多东流,乌鲁木齐之玛纳斯河多北流,或归 入淖尔,或流经苇湖,或伏入沙碛,以及雪融会合之水甚多。” ]

其南有回鹘城,

[《元吏·西北地附录》曰:“畏兀儿地。至元二十年,立畏兀儿四处站及交 钞库。”《明世法录》曰:“火州,元号畏兀儿。东七十里,距柳陈城西百里,为土鲁番,即古高昌国治。”案:《辽史·兵卫志》:“属国军有回鹘,有甘州 回鹘,有沙州回鹘,有和州回鹘。”此和州回鹘城也。末洪皓《松漠纪闻》曰:“回鹘、甘、凉、瓜、沙,旧皆有族帐。惟居四郡外地者,颇自为国,有君长。”]

名别石把,

[《西使记》曰:“龙骨河复西北行,与别失八里南以相直,近五百里。” 《元史·西北地附录》曰:“别失八里。至元十五年,授八撒察里虎符,掌别失 八里畏吾城子里军站事。十七年,以万户綦公直戍别失八里。十八年,从诸王阿只吉请,自太和岭至别失八里,置新站三十。二十年,立别失八里和州等处宣慰司。二十三年,遣侍卫新附兵千人屯田别失八里,置元帅府。”《明史·西域传》云:“别失八里,西域大国也。南接于阗,西抵撒马儿罕,东抵火州,北连瓦剌。元世祖议宣慰司。”《西游记》作“鳖思马大城”。欧阳玄《高昌契氏家传》:“北庭者,今之别失八里城。” ]

有唐碑。

[《西游记》曰:“北庭端府。景龙三年,杨河大都护有德政,有龙兴西寺二 石刻在,功德焕然可观。寺有佛书一藏,唐之边城往往尚存。”《槐西杂志》:“特纳格尔,为唐金满县也,尚有残碑。”《西域释地》曰:“库车丁谷山在城北,有古寺,多唐碑,浮图高数十丈。”《西域水道记》:“巴尔库勒淖尔四源,东南源曰招摩多沙乌鲁木齐,治曰巩宁城。城南阻阿拉癸山,东扼博克达山,山 之阴为阜康县。又东并山行一百九十里,为唐沙钵镇,即阿史那贺鲁所处之莫贺 城。又东五十里,为济木萨西突厥之可汗浮图城,唐为庭州金满县,又改后庭县,北庭都护治也。元于别失八里立北庭都元帅府,亦治于斯。故城在今保惠城北二十余里,地曰护堡子。破城有唐金满县残碑,碑石立为二,俱高八寸,广六寸,一石七行,一石六行。”]

所谓瀚海军。

[元刘郁《西使记》曰:“瀚海地极高寒,虽酷暑,雪不消。”今之所谓瀚海者,即古金山也。(何按:当为杭爱山。)

《唐书·地理志》:“北庭大都护府,本庭州。贞观十四年,平高昌。置有瀚海军,长安二年置。”]

瀚海去城数百里,

[《西域释地》云:“哈密东至安西州,西至土鲁番,俱有沙碛,乏水草,不毛之地数百里,谓之瀚海,今呼为戈壁。” ]

海中有屿,其上皆禽鸟所落羽毛。

[《史记·匈奴传》:“骠骑将军去病封于狼居胥山,禅姑衍,临翰海而还。” 如淳曰:“翰海,北海名。”张守节《正义》曰:“按:翰海自一大海名,群鸟 解羽伏乳于石,因名也。”李光廷《西域图考》曰:“按:文正《西游录》云:‘戊辰,达行在所,至即唐之高昌’云云,此以今济木萨为瀚海,与刘郁《西使记》殊,且言蒲类海,亦未确也。”《西域释地》云:“巴里坤名会宁城。有海子,即古蒲类海,一名婆悉海,俗呼为海子,在城北沙山之下。东西袤一百余里,对岸广数十里。《后汉书》张言呼延王常展转蒲类、秦海之间,《元和志》言 伊州纳职县北直抵蒲类海。唐之伊州,即今哈密,距巴里坤相近,而巴里坤又为汉蒲类国地。是此海子为蒲类海无疑。” ]

城西二百里,有轮台县,

[ 《新唐书·地理志》:“庭州西延城西至轮台县,共三百二十里。”《西游记》:“鳖思马大城,其东数百里,有府曰西凉。其西三百余里,有县曰轮台。师问曰:‘有几程得至行在?’皆曰:‘西南更行万余里,即是。’”]

唐碑在焉。

[《西域水道记》有说。城之南五百里,有和州,《元史·耶律希亮传》:“由苦先至哈剌火州。”《元史·西北地附录》:“阿里麻里”之下有“合剌火”者。]

即唐之高昌,

[《辽史·兵卫志》:“属国军有高昌。”《明史》:“火州,其地多山,青红若火,故名。火州东有荒城,即高昌国都,汉戊己校尉所治。西北连别失八里,后为土鲁番所并。” ]

亦名伊州。

[《湛然居士集·十二怀古诗》:“瀚海过西伊。”自注云:“伊州之西北有

瀚海,伊州又谓之西州。”《西域释地》曰:“《元和志》言伊州纳职县北直抵

蒲类海。唐之伊州,即今哈密。” ]

高昌西三四千里,有五端城,即唐之于阗国。

[《元史·西北地附录》作“忽炭”者,是也。《曷思麦里传》作“斡端”。《拜延八都鲁传》亦作“斡端”,《宪宗纪》则作“扩端”,均此“五端”二字之声转。今称“和阗”者,是其地也。《明史》作“阿端”,又沿古名作“于阗” 均非两地。《西域释地》云:“叶尔羌,汉莎车国地。唐以后并入于阗,又曰和 阗。汉于阗国,唐置于阗都督府于此。回人谓汉人为‘黑台’,和阗即‘黑台’之讹。相传汉任尚弃其众于此。” ]

河出乌白玉。

[《西陲要略》云:“叶尔羌之山,则有密尔迪山,在城南二百余里,产玉。

有玛尔瑚卢克山,在城西南四百余里,产玉。又有一大山,在叶尔羌西南,与密尔迪山相连。回人呼为塔什达巴罕,疑即所谓葱岭者是也。水则有玉河,自密尔 迪山流出,南分支入和阗。和阗境内一带山皆积雪,水则有哈喇哈什河,有玉陇 哈什河,有哈琅圭塔克河,俱多产五,且资灌田。” ]

过瀚海千余里,有不剌城。

[《西北地附录》作“普刺”。《耶律希亮传》:“至不剌城。”李光廷《西域图考》曰:“不剌城,即《西使记》‘孛罗城’之转音,城南有阴山,即松树 头岭。山顶在池。今赛喇木泊在四山之中,即池也。”]

不剌南有阴山,东西千里,南北二百里。

[《西游记》曰:“初在沙陀北,南望天际,若银霞。问之左右,皆未详。师 曰:‘多是阴山’。翌日,过沙陀,遇樵者,再问之,皆曰然。”《湛然居士集》卷一有《过阴山和人韵诗六首》。 ]

山顶有池,周围七八十里。

[《西陲要略》曰:“伊犁之水,有赛里木淖尔,在城东北,隔山二百余里。

凡境内之水,皆朝宗于伊犁河,惟赛里木淖尔不与焉。”《西域释地》:“赛里木诺尔,在伊犁城东北二百余里,塔尔奇岭之东。其北有川,名博罗塔拉。”]

池南地皆林檎,树阴蓊郁,不露日色。出阴山,有阿里马城。

[《西使记》曰:“出关至阿里麻里城,市井皆流水交贯。”《西使记》云 “出关至阿里麻里城”,当云“出关至阿里麻城”,衍一“里”字。此即《湛然 集》之“阿里马城”,非《西北地附录》之“阿力麻里”也。 ]

西人目“林檎”曰“阿里马”,附郭皆林檎园,故以名。附庸城邑八九。

[《至元译语》曰:“蒙古语‘梨’曰‘阿里马’。”

多蒲萄、梨果。播种五谷,一如中原。又西有大河,曰亦列。

刘祁《北使记》曰:“兴定四年十二月,出北界行,地浸高。前七八千里。又前四五千里,地甚燠,历城百余,皆非汉名。又几万里,至回纥国之益离城,即回纥王所都”云云。案“益离”即“亦列”之声转,盖以亦列水得名也。《西游记》曰:“沿天池正南,下阿里马城,又西行四日,至答剌速没辇。没辇,河 也。”徐松跋云:“阿里马城者,即今西阿里玛图河,在拱宸城东北,出塔勒奇山口,西南至阿里玛图河,仅百里。又西行四日,至答剌速没辇,是今伊犁河。

以西行四日计之,当在今察林渡之西渡河。”亦列河,李光廷曰:“当是今瞻德 城西之察罕乌苏河,以伊犁统名之耳。”《西域释地》:“伊犁河在伊犁城南一里许,源出哈什、空吉斯二河,洪流深广,境内之水皆归焉。过城南,折而西北 流七百余里,入哈萨克界,遇沙而伏。”按:《唐书》:“贞观中,西突厥分其部为二,以伊列水为界。显庆二年,苏定方为伊丽道行军总管,讨西突厥。”所称伊丽,即今伊犁,以水为名。“犁”与“丽”同名,“列”则音相近耳。 ]

其西有城,曰虎司窝鲁朵,即西辽之都。

[明陈士元《诸史译语》云:“‘斡耳朵’,华言‘帐房’也。《辽史》称‘斡鲁朵’,音之转也。”《西使记》云:“过六屠两山间,土平民夥,沟洫映带,多故垒壤垣。问之,盖契丹故居也。计其地,去和林万五千里而近。”

《辽史·天祚本纪》:“耶律大石建都城,号虎思斡鲁朵。”又《辽史·兵卫志》:“属国军有胡母思山蕃。”胡母思,即《本纪》之“虎思”矣。又《部族表》,辽太祖天赞二年,破胡母思山蕃。又《诸部表》有忽母思部。均即此《录》之 “虎司”,自大石建都后称为“斡耳朵”者也。《辽史·营卫志》:“居有宫卫,谓之斡鲁朵。”《金史·百官志》:“斡里朵,官府治事之所也。” ]

附庸城数十。又西数百里,有塔剌思城。

[《西使记》曰:“二十八日过塔剌寺。”即怛罗斯。

案《西游记》有“答剌速没辇”。原注:“没辇,河也。”是“塔剌思”即“答剌速”之对音。此城以河得名,其上游已名为答剌速河,此《录》称为亦列河,在西辽河中府都之东也。此河西行 数百里,绕此城,即此《录》之塔剌思城,又即刘郁所过之塔剌寺矣。]

又西南四百余里,有苦盏城、

[《西使记》曰:“四日过忽章河,渡船如公鞋然。土人云:‘河源出南大山,地多产玉。’疑为昆仑山。” ]

八普城、

[《元史·西北地附录》有“巴补”,即此《录》“八普”之音同字异也。 ]

可伞城、

[《西北地附录》作“柯散”,即此《录》“可伞”之异文也。《曷思麦里传》作“可散城”。芭榄城。《西游记》:“壬午之春正月,杷榄始华,类小桃。俟秋,采其实,食之,味如胡桃。”《湛然集·记西游事诗》:“亲尝芭榄宁论价,自酿蒲萄不纳官。”其他诗言杷榄、蒲萄者,不可枚举。]

苦盏多石榴,其大如ㄆ,甘而差酸。凡三五枚,绞汁盈盂,渴中之尤物也。

[苦盏,《元史·西北地附录》作“忽毡”,《明史·西域传》作“火占”。

《元史·薛塔剌海传》从征虎忽缠诸国,即此苦盏城地矣。又《元史,郭宝玉传》曰:“收别失八里、别失兰等城,次忽章河。”据此《传》知“苦盏”与“忽章”同音,盖以河得名。 ]

芭榄城边皆芭榄园,故以名。其花如杏而微淡,叶如桃而差小。冬季而花,

夏盛而实。八普城西瓜大者五十斤,

[《松漠纪闻》曰:“西瓜形如匾蒲而圆,色极青翠,经岁则变黄,其瓞类甜瓜,中有汁,尤冷。”明张翼《清赏录》引耶律楚材《西游录》云:“八普城西瓜大者重五十斤,可以容狐。”今此文无“可以容狐”四字,为《老学丛录》删。]

长耳仅负二枚。

苦盏西北五百里,有讹打剌城。

[《元史·本纪》“十四年,取讹答剌城”,即此“讹打剌”三字之对音也。《西北地附录》作“兀提剌耳”。又《本纪》“十五年,秋,攻斡脱罗儿城,克 之”,与此亦音近,疑所采不一书,故致重复。且西域强悍,未必非取后复叛,故两次征克也。李光廷《西域图考》云:“龟兹入元,为别失八里,西境城曰苦 先,即今‘库车’之对音。《元史·耶律希亮传》云从征至浑八升城。今阿克苏 南有浑巴什庄。世祖自二王所召还,由苦先城至哈剌火州,出伊州,涉大漠还,亦曰苦盏。”文正《西游录》云:“苦盏西北五百里,有讹打剌城。”皆是地也。 ]

附庸城十数。此城渠酋,尝杀命吏数人、商贾百数,尽掠其财货。西伐之举由此也。

[《元史·本纪》:“太祖十四年夏六月,西域杀使者,帝帅师亲征,取讹答剌城,擒其酋哈只儿只兰秃。”]

讹打剌西千余里,有大城曰寻斯干。

[《西使记》曰“过ㄎ思干,城大而民繁。”《元史·太祖本纪》曰:“十 五年,克寻思干城。”又曰:“十六年,攻薛迷思干城。”今案太祖克此城,后复叛,故十六年再攻之。“薛迷思干”,即“寻斯干”也。

《西北地附录》作撒麻耳干”。《元史·按竺迩传》曰:“太祖西征寻斯干。”《郭宝玉传》曰“下ㄎ思干城。”又曰:“引兵据ㄎ思干,入铁门,屯大雪山。”《耶律阿海传》 曰:“下寻斯干等城。”《明世法录》曰:“撒马儿干,古ㄎ宾国,在悬度山西。唐以其地为修鲜都督府,拜其五都督。元驸马帖木儿主其国。东有养儿沙鹿海牙赛兰达失干,西有渴石迭里迷诸城,并隶焉。”]

寻斯干者,西人云肥也,以地土肥饶,故名。

[《西游记》曰:“寻思干城,万里外回纥国国最佳处。”杜环《经行记》曰: “萨末建,土沃,人富,国小,有神祠,名拔诸。”《湛然集·十二怀古诗》:

“感恩承圣敕,寄信到寻ぜ。”自注:“寻思虔,西域城名。西人云:‘寻ぜ,肥也。虔,城也。’通谓之肥城。”]

甚富庶。用金铜钱,无孔郭。环城数十里皆园林,飞渠走泉,方池圆沼,花 木连延,诚为胜概。瓜大者如马首。谷无黍、糯、大豆,盛夏无雨。以蒲萄酿酒, 有桑不能蚕,皆服屈胞。

[《湛然集》卷七《戏作二首》:“屈旬轻衫裁鸭绿,蒲萄新酒泛鹅黄。”

卷五《乞扇诗》:“屈旬圆裁白玉盘,幽人自翦素琅。”《元史·舆服志》曰:“质孙,华言一色服也。勋戚大臣近侍,赐则服之,下至乐工、术士,皆有 此服,精粗之制不同,总曰质孙。” ]

以白衣为吉〔色〕,以青衣为丧服,故皆衣白。

[陈诚《使西域记》:“哈烈国主以白布缠头,辫发后┶。男子髡首,缠以白 布。妇人以白布蒙首。” ]

寻思干西六七百里,有蒲华城,土产更饶,城邑稍多。

[《元史·太祖本纪》:“十五年,克蒲华城。”《耶律阿海传》:“下蒲华 城。”《西北地附录》:“忒耳迷”之下,有“不花剌”。似即《本纪》之蒲华。

《明世法录》曰:“卜花儿在撤马儿罕西七百里。以道里计之,撒马儿干即寻思 干,则卜花儿即蒲华矣。”《耶律阿海传》:“从帝攻西城,下蒲华、寻斯干等城。”《湛然集》卷五《赠蒲察元帅诗》其七:“闲乘羸马过蒲华,又到西阳太守家。”又卷六有《蒲华城梦万松老人诗》。 ]

寻思于乃谋速鲁蛮种落梭里檀所都。

[《北使记》曰:“有没速鲁蛮回纥者,性残忍,肉必手杀而啖,虽斋亦酒脯自若。”《西游记》曰:“至阿里马城,铺速满国王来迎,宿于西园。”“铺速满”及“没速鲁蛮”,皆“谋速鲁蛮”之转声也。又按《辽史·诸部表》有普速 完部,《金史》群牧十二处有蒲速斡,此云“谋速鲁蛮种”,似一类也。《湛然集》卷十二《怀古一百韵》注云:“大石林牙,辽之宗臣,挈众而亡。不满二十年,克西域数十国,幅员数万里。传数主,凡百余年,颇尚文教。西域至今思之,庙号德宗。”卷五《河中春游诗》注云:“寻斯干有西域梭里檀,故宫在焉。” ]

蒲华、苦盏、讹打剌城,皆隶焉。

[《西域图考》云:“《元太祖纪》:十四年己卯,西域杀使。帝亲征,取讹 答剌城。讹答剌,即阿克苏城。也石的石河,即乌什之毕底尔河也。”]

蒲华之西,有大河入于海。

[《太祖本纪》:“十五年夏五月,驻跸也石的石河。”但是时克蒲华城及寻思干城,此大河非也石的石河,却是今阿母河。以《元秘史》及《西游记》知之 矣。 ]

其西有玉里犍城,

[《元史·本纪》:“十六年秋,皇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分破玉龙杰赤 等城,下之。”玉里犍,即“玉龙杰”三字之对音。蒙古谓“官”曰“赤”,故 名玉龙杰赤也。《元秘史》曰:“过阿梅河,至兀笼格赤城下营。”“兀笼格”尤与“玉里犍”声近矣。《元史·曷思麦里传》作“月恋揭赤之地。”《耶律希 亮传》:“五月,西行至孛劣撒里。六月,至换札孙。又西行九百里,至也里虔 城。又从二王还,至不剌城。”案:孛劣撒里,即不剌城。换札孙,即“虎司”之声转,此西辽都也。“九百里至也里虔城”,即“玉龙杰”之转声,此即玉龙 杰赤也,又即“玉里犍”三字之对音。“还至不剌城”,又即“孛劣撒里”。盖 翻译本一人,而前后不相照,作传者又不相照,作传者又不识蒙古语,故使读者茫然耳。]

梭里檀母后所居。富庶又盛于蒲华。

[此母后当是直鲁古之妻,其时乃蛮篡直鲁古之国,而尊其后为皇太后也。 ]

又西濒大河,有班城。

[《元史·本纪》:“十六年辛巳,夏四月,驻跸铁门关。秋,帝攻班勒纥等 城。”《白察罕传》:“察罕,西域板勒纥城人。初,察罕生于河中,其夜天气 清肃,月白如昼,西域谓白为察罕,故名察罕。”案:河中,即寻思干城;板勒纥,即班城也。 ]

又西有砖城。

[《西游记》曰:“铁门南岸西有山寨,名团八剌,山势险固。”此“砖城” 与“团城”声转也。

故《记》云:“由此东南行三十里,过班里城。”则此城在班里之西,故知“砖城”即彼《记》之“团八剌”也。

《大唐西域记》曰:“羯霜那国西南行二百余里,入山。山路崎岖,溪径危险,既绝人里,又少水草。东南山行三百余里,入铁门。铁门者,左右带山,山极峭峻,虽有峡径,加之险阻,两旁石壁,其色如铁,既设门扇,又以铁锢,多有铁铃,悬诸门扇,因其险固,遂以为名。

出铁门到睹货罗国”云云。此“砖城”盖唐之吐火罗国故也。]

自此而西,直抵黑色印度城。亦有文字,

[刘祁《北使记》曰:“有印都回纥者,色黑而性愿。其书契约束,并回纥字, 笔苇其管,言语不与中国通。”

《西使记》曰:“印毒国去中国最近,军民一千二百万户,即汉身毒也。”

艾儒略《职方外纪》曰:“中国之西南曰印弟亚,即天竺五印度也,在印度河左右。”《汉书·西域传》:“无雷国北与捐毒接。”

师古曰:“捐毒,即身毒、天笃也。本皆一名,语有轻重耳。”臣召南案:“天笃,即天竺。《后汉书·传》之天竺,即此《传》之捐毒,而后世又曰印度国也。”]

与佛国字体声音不同。佛像甚多。

[《西使记》曰:“乞石迷西,盖传释迦氏衣钵者。”《松漠记闻》曰:“回鹘奉释氏最甚,共为一堂,塑佛像其中,每斋必到羊。或酒酣,以指染血涂佛口,或捧其足而鸣之,谓之亲敬。诵经则衣袈裟,作西竺语。”

《大唐西域记》:迦湿弥罗国,旧曰“罽宾”,讹也。 ]

不屠牛羊,但饮其乳。土人不识雪。岁二熟麦。盛夏置锡器于沙中,寻即熔 铄。马粪堕地沸溢,月光射人如夏日。其南有大河,冷如冰雪,湍流猛峻,注于南海。

[《新唐书·地理志》曰:“天竺西境小国五,至提国。其国有弥兰大河,一曰新头河,自北渤昆山来,西流至提国,北入于海。”《职方外纪》曰:“东印度有大河,名安日。国人谓经此水一浴,所作罢业,悉得消除。” ]

土多甘蔗,取其液酿酒、熬糖。印度西北行,有可弗叉国。

[《元史·郭宝玉传》:“辛巳,可弗叉国惟算端罕破乃满国,引兵据ㄎ思干, 闻帝将至,弃城南走,入铁门屯大雪山。宝玉追之,遂奔印度。”《旧唐书·西戎传》:“波斯国东与吐火罗康国接,北邻突厥之可萨部。”

按:所云可萨者, 盖即今俄罗斯之可萨斯克(即哥萨克),此《录》之可弗叉国也。 ]

数千里皆平川,无复丘垤,不立城邑。

[《职方外纪》曰:“亚细亚西北之尽境,有大国,曰莫斯哥未亚,东西径万五千里,南北径八千里,中分十六道。有窝儿加河(即伏尔加河)最大,支河八十,皆以为尾闾,而以七十余口入北高海。”

《大唐西域记》:“从信度国西南行千五六百里,至阿黠婆翅罗国,国周五千余里。自阿黠婆翅罗国北行七百余里,至臂多势罗国,属西印度境,国周三千余里。从此东北行三百余里,至阿黠荼国,属西印度境, 国周二千四五百里,国大都城周二十余里,无大君长,役属信度国。从此东北行 九百余里,至伐剌拿国,周四千余里。复从此西北逾大山,涉广川,历小城邑,行二千余里,出印度境,至漕矩吒国。"

民多羊马,以蜜为酿。此国昼长夜促,羊膊熟,日已复出。正符《唐史》所载骨利斡国事, 《元史·土土哈传》:“钦察去中国三万余里,夏夜极短,日暂没即出。”

《地理志·西北地附录》曰:“邛可剌者,因水为名,附庸于吉利。吉思去大都 二万五千余里,昼长夜短,日没时,炙羊肋熟,东方已曙。”即《唐史》所载骨利斡国也。《新唐书·地理志》曰:“仙娥河北岸有富贵城,又正北如东过雪山、 松桦林及诸泉,泊千五百里,至骨利斡。又西十三日,行至都播部落。又北六七日, 至坚昆部落,有牢山剑水。骨利斡、都播二部落北有小海,冰坚时马行八日可渡。海北多大山,其民状貌甚伟,风俗类骨利斡,昼长而夜短。”又《回鹘列传》: 骨利斡处瀚海北,胜兵五千。草多百合。产良马,首似橐它,驰数百里。其地 北距海,去京师最远。又北度海则昼长夜短,日入烹羊胛,熟,东方已明,盖近日出处也。” 但国名不同,岂非岁时久远,语音讹舛?]

《庶斋老学丛谈》曰:“许献臣佥事说盎吉剌日不落,只一道黑气遮日,煮 羊膊熟,日又出也。保定刘敬之往任断事官,亲见之。”此亦符《唐史》骨利斡国事,但地名又不同,或有沿革。观此,则日月不出入乎地中,绕北极之下以为昼夜,信而有证。 ]

寻思干去中原几二万里,印度去寻思干又等,可弗叉去印度又等,

[《西使记》曰:“《新唐书》载:‘拂菻去京师四万里,在西海上。’所产 珍异之物,与今日:道里正同,盖无疑也。” ]

虽萦迂曲折,不为不远,不知几万里也。

[《双溪集·丁零诗》注:“圣朝太宗尝诏和瑞等入北海,往复数年,得日不落之山。”]

【概述】

此游记之作者为元代著名政治家和学者耶律楚材。

13世纪初叶,成吉思汗率军20万西征中亚花刺子模国,耶律楚材以书记官和星相占卜家的身份应召前往。

1218年3月,他自永安出发,过居庸关,经武川,出云中(今大同),到达天山北面成吉思汗营地。翌年随军西行,越阿尔泰山,过瀚海,经轮台、和州即古高昌),更西行经阿里马、虎司斡鲁朵、塔刺思、讹打刺、撒马尔罕,到达花剌子模国首府今布哈拉。

其所记略云:

离开永安(今香山)故居,取道居庸关,经过武川(今内蒙古自治区武川县,云中(今山西大同市),北越天山(今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北的大青山),过沙漠,抵达克鲁伦河畔晋见成吉思汗。

1219年成吉思汗大军西征,过金山(今阿尔泰山);时逢盛夏,金山积雪,成吉思汗命凿冰开路度师。金山南隅有回鹘都城别石把,唐代称为翰海军。

城西北几百里有翰海(大戈壁沙漠)。

城西二百余里有轮台县。城南五百里为和州,唐代称为高昌,高昌城西有五端城,唐代为于阗国(今新疆和田),产乌白玉。

过翰海军(别石把)千里许,抵达不剌城(今新疆博乐市)),城南阴山横亘,山上有湖,周围七八十里(今赛里木湖)。过阴山抵达阿里马城,多野苹果林擒,西域人称林擒为“阿里马”。

西行抵达亦列河(今伊犁河)。河西为西辽都城虎司窝鲁朵。西数百里为塔剌思城,再西南四百余里有苦盏、八普、可伞、芭榄等城。苦盏产大石榴,芭榄城产芭榄而得名;八普城产大西瓜,最大的重五十斤重,甘甜可口。

去芭榄西北五百里,有讹打拉城。此城主曾杀成吉思汗使者及数百商人,导致成吉思汗西征讨伐。由讹打拉城往西千余里,为大城寻思干(撒马尔罕),肥沃土地之意;西辽称为河中府。

撒马尔罕富庶,通行金币、铜币。城周几十里园林偏布,“家必有园,园必成趣。飞渠走泉,方池园沼,柏柳相连,桃李连延”。

城西六七百里为蒲华城,蒲华西有阿姆河,河西留入海。河西有五里犍城、班城。由此入北印度。土产甘蔗,土人以此酿酒、熬糖。

【附录】

俞浩《西域考古录》引《西游录》:

戊寅春三月,出云中,抵天山,涉大碛,逾沙漠,达行在所。明年,大举西伐,道过金山。时方盛夏,雪凝冰积,斫冰为道,松桧参天,花草弥谷。金山而西,水皆西流入海。其南有回鹘城,名别石把,有唐碑。所谓瀚海军也(卷十引)。

俞注云:“《唐书·回鹘传》云:‘回鹘之亡,其遗帐伏山林间,狙盗诸蕃以自给。懿宗时,大酋仆固俊自北庭击吐蕃,斩尚恐热,传首京师。于是西庭二州俱恢复,遣使请命于朝,其后史亡其传。然其国卒不振,时以羊马至边互市’ 云。此回鹘五城之所由也。瀚海军在北庭,景龙初,郭元振所置。别石把,即别失八里之转。元有别失八里行中书省。”

瀚海去城数百里,海中有屿,其上皆禽鸟所落羽毛。城西二百里,有轮台县,唐碑在焉。城之南五百里,有和州,即唐之高昌,亦名伊州。 ”

[李注云:“《西域图志》曰:‘唐伊州为今哈密。’又曰:‘今镇西府,古伊州。辟展,古高昌。’”考《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唐北庭都护府所管三军,防制突骑施 坚昆,统瀚海天山伊吾瀚海军,在城内兵一万二千人,是也(同上)。 ]

《西游录注 》,元 耶律楚材 撰 ,清李文田注。 原書已伕, 盛如梓刪略其文, 載於《庶齋老學叢談》中, 今所傳者, 祇有此本。 據姚從吾言, 日本尚有藏本, 內多載楚材攻擊邱祖文字, 或為另一版本耳。

楚材字晉卿, 號玉泉, 法號湛然居士, 遼東丹王突欲八代孫。 父名履, 仕金為相。 楚材生於宋孝宗淳熙十六年(西元一一八九年), 卒於宋理宗淳祐四年(一二四四), 享年五十五歲。仕於金、 元二朝。 大都淪陷後, 為元太祖所徵訪, 倚為左右手。 元太祖十三年(一二一八)三月, 扈從西征, 元太宗三年(一二三一) 拜中書令, 柄國政十二年。

其西征行程: 自永安(今北平香山) 出發, 過居庸, 歷武川, 出雲中(今大同), 抵天山(此指陰山, 非新疆天山) 之北, 涉大磧, 逾沙漠, 達太祖行在。 明年隨軍西征, 夏過金山(今阿爾泰山), 越瀚海(即哈密以東之沙漠), 經輪臺縣、 和州、 五端(今于闐)、 普剌(Pulad)、 阿里馬(Almalik)、 虎司窩魯朵、 塔剌思(唐之怛邏斯)、 訛打剌(Otrar, 即殺蒙古使臣與商賈百數處)、 尋思干(即撒馬爾罕)、 蒲華(Bokhara, 即今不哈拉) 等地。

國人之研究耶律楚材者, 多側重為《西遊錄》作地理考證。 如李文田作《西遊錄注》, 范金籌又撰《西遊錄補注》, 民國四年丁謙著《西遊錄地理考證》; 八年張相文作《西遊錄今注》, 發表於地學雜誌,正李、 范二民之謬不少。

(向达校注的《西游录》, 1981 年由中华书局出版。)

李文田 (1834--1895), 是清代著名的蒙古史研究专家和碑学名家, 字畲光, 号若农, 一作芍农, 一字仲约, 谥文诚, 广东顺德人。 咸丰九年(一八五九) 进士, 官至礼部侍郎。 学问淹博, 金石碑帖书籍版本之源流, 皆得其要。

1926年,日本学者神田喜一郎分别 在宫内厅图书寮和内客文库中发现两部旧钞足本《西游录》,即函告王国维,王氏大为欣喜。

神田喜一郎抄寄一份供王氏研究,王国维又手钞一本并题跋语,王氏抄本今存于中国国家图书馆。

1927年5月,神田喜一郎将足本《西游录》交由京都佞古书屋排印。当年7月,罗振玉将此书收入《六经堪丛书》初集,由东方学会出版,至此,《西游录》足本获知于中国学界。

后来,姚从吾、向达都为足本《西游录》作了较详细的校注。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