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83

拉奥孔雕像的伪造加工

Previous 从GNP到GDP
0
0

转:关于著名的伪托希腊雕塑作品拉奥孔群雕(Laocoön and His Sons)的伪造加工

作者:eleele

鉴于拉奥孔群雕的名气,此处没有必要多介绍。

关于拉奥孔群雕有很多疑点,有人怀疑是米开朗基罗伪造的,

这里把自己的研究分享出来,供参考。

1.关于发现的问题:

于1506年在尼禄皇帝(54年至68年在位)的金宫遗址附近被发现,

表明雕像可能曾为尼禄所有。

雕像也曾在提图斯的宫殿摆放过。

雕像出土后不久就被热衷古典艺术的教皇儒略二世所收罗,

并放置在梵蒂冈的Belvedere花园(现为梵蒂冈博物馆的一部分)。

发现雕像时,拉奥孔的右臂以及一个儿子的手、另一个儿子的右臂均缺失,

导致艺术家与鉴定家们对于缺失部分的原有情形争辩不休。

米开朗琪罗认为拉奥孔的右臂是往回折的,

这样显得痛苦,而其他人则认为右臂伸展指向天空,

更有英雄气概。教皇组织雕塑家们进行评议,拉斐尔作为评判。

目前的问题在于

“关于雕塑被发现”,

“米开朗琪罗与拉斐尔进行鉴定”的出处是否可信。

经查找资料,

关于雕塑被发现”出处是:

弗朗切斯科·达·桑加洛 (Francesco da Sangallo 1494-1576年)

当时桑加洛11岁,并且是于60年后(1571?)写下的关于发现的描述。

“米开朗琪罗与拉斐尔进行鉴定”出自Giorgio Vasari(1511-1574)的说法。

而Vasari是1511年才出生,显然Vasari的说法也不会早于1520年。

可以确认的最早关于群雕的绘图不晚于1520s年代,

如果没有早于1520s年代的记录,

很可能这些说法是后人编制的故事。

据说实物修复的版本采用了的直到1532年,

当时的米开朗基罗的学生乔凡尼·安东尼奥·蒙托索利(Giovanni Antonio Montorsoli,)。

胳膊更直的版本。

阅读请参考图第433号。

2.关于复制品的问题

因为复制很可能只是根据绘图进行的,

或根据早期其他复制品再复制,

并且可以加入仿制者自己的创作。

这样的复制品会与原件存在巨大的差距,

复制品的存在并不能证明“原版”是存在的。

那么看看是否复制品会与原件存在巨大的差距的情况。

2.1 Baccio Bandinelli的复制品。

据说是1525年复制,

特点:复原的拉奥孔右臂蛇缠成麻花状,

并复原了群像的其他缺失部分,是雕塑达到完美状态。

2.2 乌克兰敖德萨(Odessa)的复制品。

1860s年代敖德萨市市长Grigory Marazli,到意大利看到原件后搞的。

与普希金博物馆的是同一版本。

2.3 俄罗斯的三个版本复制品

2.3.1 Ibirapuera Park的复制品

特点:站在低处的儿子的上臂被蛇缠了两圈。

2.3.2 Oranienbaum Park的复制品

特点:蛇的尾尖部位于复原的拉奥孔右臂上边。

2.3.3 普希金博物馆的复制品。

与1794年出版物中的绘图是契合的,此绘图版本可追溯到1783年。

Winckelmann, Johann Joachim

Histoire de l'art chez les anciens: avec des notes historiques et critiques de différens auteurs (Band 1) (II[1793/94]) — Paris, 1794

2.4 Francesco Righetti版本复制品(voor 1781)

特点:右边儿子的两只脚是分离的。

2.5 罗得岛马耳他骑士团的大殿中复制品为1906发现弯曲手臂后的现代复制品。

没有继续研究的价值。

通过这些复制品的特点可以看出,都加入仿制者自己的创作。

3.“拉奥孔群雕”的原件。

结合历史照片分析,

1794年出版物中的绘图的指向被修复后的原件。

敖德萨与普希金的复制品对应的是官方宣传的原件版本。

其他复制品都不是这个版本的设计。

从原件的历史照片中可以分析出:

1883年的状态是移除修复部分的原件。

据说1799年左右,当拿破仑·波拿巴征服意大利之后,雕像的原件被运送到巴黎,

并放置于卢浮宫中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拿破仑博物馆中。

随着拿破仑的倒台,

雕像于1816年由英国人还给了梵蒂冈。

(移除部分可能与拿破仑当年将原件拿到法国,

而修复部分留在了意大利有关)

1908年的状态是被重新修复到拿破仑移除之前的状态。

现代状态是添加1906年找到的拉奥孔右臂,

并移除其他修复部分,劲量还原出土时的状态。

这里的矛盾在篮圈内:

1883年状态儿子的胳膊残余到与蛇身平齐,

到了当代胳膊残余比蛇身高多了。

另外1906(或1905)年Pollak找到拉奥孔右臂的发现的地点说法不统一,

1.有建筑工地(in a builder‘s yard in Rome),

2.石匠工坊的大理石库房发现的

(In Rom identifizierte Pollak 1905 im Marmorvorrat einer Steinmetzwerkstatt den fehlenden rechten Arm des Laokoon)

最大的问题是实物与早期原始资料绘图是不契合的,

最早貌似契合版本是1794年出版物中的绘图,

而更早的十几个版本的绘图无一契合,

常理上讲,按照实物绘制图像,

做到绘图与实物契合是非常容易的,

要求绘图与实物契合不是苛求。

这里以这件施里曼Schliemann在特洛伊的考古浮雕为例分析,

对应的绘图与实物是契合的,说明图像是按照实物绘制的。

看来按实物绘图,实物与绘图契合不是了不起的事情。

而众多版本的拉奥孔绘图中,

很多细节的位置明显是靠想象绘制的,与实物差距是很大的。

绘制拉奥孔的画家,都不是凡手,如按照实物绘图,没有道理都绘制不准确。

能找到的拉奥拉绘图版本有几十个,按细节异同版本可以最少分为11个不同的版本。

本次列出各版本的拉奥孔的右胳膊处的不同细节,

以及最重要的三个版本:

版本1.Giovanni Antonio da Brescia, fl. c. (活跃于1500-1519

是最早的版本,特点是与实物是镜像关系,显示的未经修复状态。

版本2.Die Laokoongruppe, Kupferstich von Marco Dente, um 1520

Marco Dente, Laocoon, engraving, 1520s

Marco Dente (1493–1527)

宣称是Marco Dente的作品(可疑,待考),

是最早版本之一无疑问,显示的未经修复状态。

版本3. Winckelmann, Johann Joachim 出版物的中版本。

Histoire de l'art chez les anciens:

avec des notes historiques et critiques de différens auteurs (Band 1)

(II[1793/94]) — Paris, 1794

最早的与宣称的“实物”貌似契合的绘图版本。

只有1,2两个版本描绘的是未经修复状态,可以理解为出土状态。

版本1特点是与实物是镜像关系,

显然不是实物绘图,有人会说用光学成像设备绘制,所以是镜像图。

但是细节同样不能契合,

不能契合出用色框表示。

1.(绿框)儿子的手指缺失,手掌尚有残余,与实物的手掌全无矛盾。

2.(蓝框)蛇头紧咬拉奥孔,与实物不符。

3.(红框)脚残损,残破脚趾贴到另一脚的脚踝,说明两脚相交。

与很多双脚分开的复制品有矛盾,说明那种复制品没有考虑此因素。

4.(深蓝框)平台有一处刻意下沉平面,与实物不符。

5.(橙色框)拉奥孔脚下有踮脚物品,与实物不符。

版本2中存在于矛盾

1.(绿框)儿子的手指缺失,手掌尚有残余,与实物的手掌全无矛盾。

2.(红框)蛇从儿子双腿之间穿过,绘图中完全没有体现(绘图非常清晰,有大图为证)。

对应儿子手掌尚有残余与后期不符的矛盾,

可以用后期破坏解释,

按常理将如此被重视的古物,

所有的信息都是在讲如何恢复所谓原貌,

万万没有将原件进行破坏的道理。

前边说了,绘图与实物契合是基本要求,不能契合则无法认定绘图是按照实物绘制。

另外很多细节的背景信息本次没有列出。

以破损情况的矛盾看,所谓原件是伪造嫌疑极大,

基本上18世纪前不太可能存在过,

所谓原件是按照1794出版物中的版本进行制作的,

结论是根本没有原件,

而所谓的1525年的Bandinelli复制品,可能是最早的实物(待考)。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8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