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克里特—米诺斯的伪造(4)

0
0

克里特—米诺斯的伪造(4)    


4.雕像:

    Snake Goddesses 执蛇女神:

    高34.3厘米,双手持蛇,帽子上蹲着的是一只猫。它是受雇于伊文思的丹麦艺术家Halvor Bagge的“杰作”,现保存于伊拉克利翁考古博物馆。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171330096.jpg[/img]

    这个釉陶小雕像是1903年伊文思在所谓“藏宝殿(Temple Repositories)”中发现的,他最初判断是一位“崇拜者(Votary)”。刚被发现时,雕像缺失了头、帽、左臂、右手下面所持蛇的部分(是蛇头连前半身)以及裙子的大部分。

    下图是雕像部分修复后的照片,可见暂时“修复”了衣裙、左上臂、右手所持臆造的完整的蛇——这蛇太短了吧!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171330159.jpg[/img]

    后来又找到了相信是帽子的部分碎片——很大可能不是。再过了几年,伊文思发现在藏宝殿找到的一个小猫雕像底座的孔似乎与帽子的孔对得上,于是决定把猫(他判断是母狮或斑豹)连在帽子上——其正确性相当值得怀疑。


    下面这个是伊文思真正判定为“执蛇女神”的雕像的完整“修复”品(其他的都被他定为所谓“崇拜者”):

   [img]http://801.tianya.cn/dolphin/tianya/2019/12/0_20.jpg[/img][img]http://801.tianya.cn/2015/leftbottom.png[/img]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171330219.jpg[/img]

    一条蛇的头被她右手握住,蛇身沿臂而上右肩,从背部下至臀部,转另一侧背部上左肩,绕至左手。

    第二条蛇的尾巴缠在她右耳上,沿下而至右肩、右胸到腰下,又转上左侧至左胸、左肩,过左耳而上到帽顶。

    第三条蛇缠绕于她的腰部,蛇身在前腰处缠成一个结。

    实际上,只有身躯、右手、头和帽(不包括顶部)是原件,其他部位全是“修复”的,所以大部分纯系臆造,例如根本不可能知道原物是否像现在这样一条蛇的头在她右臂而蛇尾缠到左臂。

    下面是伊文思绘制的“修复”方案草图的部分抄本: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171330249.jpg[/img]

 

    藏宝殿分东、西两间,大部分釉陶小雕像碎片是在东间被发现。伊文思把东、西两间找到的物品“修复”,最后摆放在一起,“重建”了这样一个“圣坛”: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171330290.jpg[/img]

    伊文思也不算是异想天开,据说很多古代文明例如古埃及都有“十字架”,尽管古埃及的“十字架”都变形得不像“十字架”,尽管古埃及的十字模样物品像装饰多于崇拜。



    补充:

    这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一件不展出的藏品: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171330343.jpg[/img]

    假持蛇女神金像之复制品

    爱弥尔·吉耶隆(此处意指他是复制者)

    时期:现代

    时间:20世纪初

    文化:米诺斯

    说明:二十世纪初,许多假的米诺斯工艺品被制造和出售。这尊雕像的原件,最初由希腊伊拉克利翁博物馆获得并被当作真品,其实是一个1920年以前某个时候制造的赝品。


    5.误判、曲解、造假

    1)伊文思认为米诺亚人是和平群体,有别于崇尚武力的迈锡尼人,其中一个依据是“米诺斯文明”的遗址几乎没有挖掘出城墙。

    考古学家相当确定,在克诺索斯遗址上有多间房屋用作哨所或避难所用途,而且也挖掘出不少武器。

    考古发现了克里特岛东部的Gournia遗址的防御工事:

    《Gournia防御工事戳破米诺亚人和平社会的神话》

 Submitted by owenjarus on Tue, 05/04/2010 - 11:00

    另外从1980起还陆续发现了吃人肉的证据:

    《考古学家发现了克里特岛上吃人肉的迹象》

    The Milwaukee Journal - Sep 10, 1980

    2)伊文思认为米诺亚人有母性崇拜,其中一个依据是壁画和雕像中大量美丽奔放女性造型。

    壁画有太多不实之处,而雕像如所谓“执蛇女神”同样不足为据。

    造型优异的男性雕像时有被发现,多在神圣山洞中。

    伊文思已被先入为主造成的幻觉所迷惑,并把这种偏见带入了修复与重建工作中,更再次被重建后的假象所蒙蔽。

    3)伊文思认为克诺索斯约在公元前1400年被摧毁,后被希腊大陆人占据,新来者文明远不如克利特岛本土文明。其依据是在克诺索斯迷宫发现希腊大陆式瓶罐的一间房的地板下发现许多刻有克里特文字符号的泥板,先来后到、有无文字的迹象十分清楚。

    根据邓肯·麦肯齐在1900年5月8日的记录,在被发现当时,刻有文字符号的泥板是在地板上与瓶罐同一层面的。不是麦肯齐记错,就是伊文思说谎。问题是,人们已经多次发现两人的报告不相符,而错误的往往是伊文思。

    伊文思的理论,基本上就是所谓的“多里安人入侵”,而这至今仍是一个无稽之谈。例如希腊学家Paul Cartledge曾经无奈地调侃:“关于多里安人,在考古方面一直无法找到证据,快要成为丑闻了。如果剥去以前妄加于他们身上的种种所谓特征,那么倒霉的多里安人就要裸站在他们的创造者或者可以说是发明者的面前啦。”

    (注:“多里安人”、“多里安人入侵”是斯巴达、伯罗奔尼撒战争这些希腊“历史”的重要源头。)

  

    补充: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171330431.jpg[/img]

    上图该处原建筑物已大部分塌毁,残存部分被伊文思改造为“南通廊”。

    伊文思将他的所谓“南通廊”弄得看上去像(二十世纪初的)Art Deco装饰风艺术风格的戏院门厅,引向他新造往楼上去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台阶。最早的发掘中遗址的照片显示,根本没有这么一个青铜时代的台阶,而且在伊文思“重构”开始之前,西奥多·费夫曾画过一幅该区域的平面图,也没有台阶的迹象。由于伊文思的重建和解释过度,这里不应该仅是“南通廊”了,而应该称为“斟酒者圣坛(The Cupbearer Sanctuary)”,正如墙上壁画所示,类似于所谓的王座圣坛、海豚圣坛、双斧圣坛、牛头圣坛等等。(Rodney Castleden, "THE KNOSSOS LABYRINTH: A new view of the 'Palace of Minos' at Knossos", 1990)

    下图阴影部分,是伊文思在建筑物已毁坏部分的原处为了新造台阶而弄出来的砖石平台。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171330458.jpg[/img]


    补充:

    许多学者提出了不同于伊文思对克诺索斯遗址的诠释,特别是德国人,其中也带有争夺话语权的意图,德国人不愿让伊文思抢去了施利曼的风头。最典型的,是Hans Wunderlich在1970年代提出的完全不同解读。

    Wunderlich的解读结合了前人的观点,他指出:

    克诺索斯的建筑布局不合理,从西门到中宫要绕很远的路;

    建筑物朝向与古典传统不符,有与死亡相关的意味(这比较牵强);

    整体规模虽大,但其实大多数房屋无窗、光线不足、空间狭窄,根本不适合作为王室宫殿;

    地板和墙壁上涂的是石膏,不耐磨不耐水,用于生活区很有问题,用在所谓浴室更不合理;

    大多数陶器是Kamares式的,通常称为蛋壳陶,壁很薄,可能是仪式用品而非生活用品。

    Wunderlich认为:

    克诺索斯的建筑不是活人的住宅,而是制作和保存木乃伊的场所;

    所谓的王座室,里面的座和长凳是用于摆放木乃伊;

    所谓的浴缸,是石棺。

    所谓的冲水厕所,是用于处理尸体的体液。

    西面库房区屋内的大量贮存罐,是用于保存死人(这猜测可能不对,因为出土时发现罐里有存放食物的迹象),所以库房都没有窗。

    壁画描绘的不是真实世界,而是为死者设计的理想世界。

    另外,Wunderlich还提出,海豚在今天令我们感觉友善、快乐和自由,但在古代世界却被认为是死亡的象征,象征着灵魂最终脱离躯体。他还说,持蛇女神雕像袒露的胸部可能根本没有女权或放荡之类的含义,在古代世界里,女性露胸通常是一种表达悲伤绝望的姿态。

    Wunderlich在1975年出版了《The Secret of Crete》,他提出的克诺索斯是死者之宫的观点,存在许多缺陷,不如他指出伊文思错误时那么有说服力。如果克诺索斯是制作木乃伊的场所,为什么至今没有发现一件木乃伊?或许是曾经遭遇掠夺而散失了?但克里特岛气候潮湿,明显不适合保存木乃伊。实际上,Wunderlich由于想象失控地发明出米诺斯制作木乃伊和相关葬礼祭仪而受到了批评。

    (参考:Rodney Castleden, "THE KNOSSOS LABYRINTH: A new view of the 'Palace of Minos' at Knossos", 1990)


    ■ 其他

    1886年,德国考古学家海因里希·施利曼(Heinrich Schliemann)在“发现”特洛伊和迈锡尼后,来到克诺索斯遗址,并试图买下此地,但因卖主索价太高而无法成交。1890年,施利曼去世。

    1898年,米诺斯·卡罗卡莱里诺斯的家在克里特人暴动中被焚毁,大部分藏品和发掘笔记几成灰烬。1903年重建,卡罗卡莱里诺斯将房屋捐赠给克里特历史学会,这里后来成为了历史博物馆。

    如果你到克里特岛旅游,向当地人说起卡罗卡莱里诺斯功败垂成的憾事,而未提及克里特议会从中作梗的话,克里特人可能会告诉你,当初是土耳其政府命令,或说是拥有山丘的土耳其地主阻挠。

    亚瑟·伊文思能够买下克发拉山丘,据说是借助了英国王室与希腊国王的关系。

    有不少学者指出,亚瑟·伊文思本人、其岳丈Edward Freeman(历史学家)、其妻子Margaret Freeman都是种族主义者。

    有学者认为,亚瑟·伊文思的许多诠释与构想都源自邓肯·麦肯齐,但似乎证据牵强,未得到广泛认同。

    2001年,波士顿博物馆收藏的一尊“持蛇女神”雕像被揭露是赝品,经追查,来源正是爱弥尔·吉耶隆父子。

    大英博物馆里有许多补充展品,标明是向爱弥尔·吉耶隆父子购买的仿制品,至于是否有最初当真品买入后来识破被迫改标签的,就不得而知了。

    迈克尔·伍德(Michael Wood)毕业于牛津大学历史学专业,后来成为BBC节目制作人,其成名作之一是1985年的电视系列节目《In search of the Trojan War(探寻特洛伊战争)》。他在其中很无耻地说:“我们应该庆幸是伊文思而不是卡罗卡莱里诺斯这个克里特人进行发掘,这克里特人的发掘完全是一团糟,而伊文思则是用心之人。”,然后他又不无酸意地补充道:“相当讽刺,卡罗卡莱里诺斯那些单薄的发掘记录,如今竟然被历史学家们认为对于恢复伊文思所发现迷宫的原貌有相当价值。但无论如何,伊文思已经永久地、不可恢复地改变了克诺索斯遗址。”

    ======== 全文结束 ========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