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TPP使得中国加入WTO作废,所有让步变成单方面傻2协议

0
0
欧美日共济会国家拟建筑包围圈封锁中国外贸

美国、欧盟主导的全球40个发达国家(亦称“高收入国家”,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定义2012年高收入国家标准为:年人均国民总收入12476美元以上者)全部参加重新构建的TPP、TTIP、TISA(最初称PSA)等正风起云涌大兴全球游戏规则更新颠覆之势,使得中国费尽力气做出重大牺牲让步加入等WTO行将成为废纸。这对全球第三大经济体——中国的贸易环境、全球的经贸环境构成了严峻颠覆的历史性、从未有过的挑战和壁垒,

据有关权威机构研究预测,TPP建成运行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减少30%以上;若TTIP再上路,同样将致中国对欧盟27国出口贸易锐减达35%左右(2011年后,欧盟成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TPP、TTIP、TISA等上路之后,在全球范围内造成实质上中国对欧盟、对美国两最大经济体几乎没有贸易规则可玩的真空、尴尬、全无的禁地。中国加入WTO等全部承诺即将变成中国单方面的傻瓜式让步。相反,欧美则可以随时随地、呼风唤雨的以任何理由对中国实施千万花样翻新、任何莫须有形式的贸易制裁和反倾销等等贸易措施。

据悉,美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談判實際上已在全部項目上均達成一致,在豬肉、牛肉關稅等焦點問題上日本做出大幅讓步,目前這一事實未予披露的主因是美日政府鑒於民意壓力決定暫緩公開。美國重返亞太意在遏制中國,軍事威懾只是其次,最主要的還是想在經濟上抑制中國在全球的長驅直入。這不,為了對付中國,美國不但對中國設立層層貿易壁壘,還希望借助建立TPP來孤立中國。
  
 

 参看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746.html

近期美国经济全面向好,复苏、超宽松货币政策也即将退出,它对欧盟投出的TTIP橄榄枝,美欧政治和经济关系将全面回暖,虽然美国的“战略再平衡”不会发生根本改变,但这意味着它将采取一种亚欧协调、“两面下注”,形成凌驾于WTO之上的“铁三角”贸易规则新秩序的新全球战略,不仅仅是一味将战略重心转向亚洲,而是重新构建21世纪全球贸易规则新秩序。 
  TTIP和TPP的联手推进,对中国的影响不可低估,对全球的WTO将秩序颠覆。在奥巴马政府的第二任期,鉴于美元地位并没有任何动摇,美国金融产业仍然全球独大、无以匹敌,美国国际经济战略的重心将会放在全球化的贸易和能源领域。TTIP和TPP将是美国在贸易领域针对中国的两大杀手锏,TISA则是囊括了全部“高收入国家”(按世界银行规定,2012年“高收入国家”为人均国民总收入12476美元以上者)财富增值、继续剧增的全球性规则保障。 
  “国家争端解决机制”横空出世 
  第一、美欧主导的TTP、TISA、TTIP等在全球经贸战略上对21世纪开始兴起的新兴经济国家、全球第三大经济体——中国形成了孤立无援、没有国际游戏规则可玩的绝地。发达经济体在美国主导牵动下,通过TPP、TISA、TTIP建立了一个新的全球化的经济和贸易联盟体。无论是TTIP、TPP、TISA,都没有邀请中国、印度、俄罗斯等加入,中国作为世界上第三大经济体、新兴经济体“领头羊”,在全球区域贸易谈判中,将被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欧盟,约大于美国总量1/4)、第二大(美国)、第四大(日本)等“高收入国家”所彻底孤立。 
  第二、在全球新贸易规则上迫使中国强行接受新体制,中国面临着空前严峻的二次“WTO”的举世危机——没有任何国际游戏规则可玩。美欧日通过TPP、TISA、TTIP“铁三角”大区域性贸易协定,建立了一个独立并超越WTO之外的规则体系,它已经事实颠覆了全球贸易旧秩序,重塑整个国际贸易的游戏规则。美欧日所谓的“高质量”,就是中国、印度、俄罗斯等新兴国家目前无法企及系列不同以往的贸易投资新规则作支撑,其实质是尽可能固化和放大美国在服务业中的竞争优势,最大限度弱化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刚刚建立起来的优势,比如相对较低的劳工和环保标准,而这是中国制造业的最大优势,美国希望通过制定新的贸易规则来打掉中国的这两大竞争优势。从规则和标准看,TPP、TISA、TTIP等上路运行是大大超越WTO的新一代贸易规则,WTO规则可能不得不随之作出调整也难以为继、在衰与败之间做选择,实际上被两大自贸区绑架。 
  第三、美欧双方战略意图明确,政府层面的积极性空前高涨非,在先行TTP上路后,最终有望TTIP于2015年末也上路。TTP、TISA、TTIP谈判方致全球经贸根源改变:要求尽可能取消跨大西洋贸易领域工业品和农产品全部关税;进一步开放服务市场;加强在公共采购、政策制定领域的整体合作;在竞争、贸易便利化、劳工、环境等领域制定整体最新规则;2012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与欧盟就若干重大的知识产权问题进行了协商,包括确定共同的目标和策略,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并推动其在第三国市场和国际组织的实施;囿于全球金融海啸,2012年美欧共同制定并实施了联合经贸策略,以解决中国、俄罗斯、印度等新兴国家的市场准入及其整体自由贸易区的推进和WTO没有大自由贸易区空缺规则而整体大经贸方略。 

全球的贸易规则、传统WTO的多边机制正在“颠覆”。这个变化相对隐蔽,亦是没明白在的公开现实和更加具有长期效应的全球之变。自从全球经济一体化以来,区域整体合作机制迅猛发展,各种多边机制平台也都已搭建、铺轨建树。但是现在,以美国为主导,美欧所有发达国家参与其中、正在加快对现有多边机制的颠覆速度。在太平洋、大西洋,东半球、西半球立体化全方位方向出击,美国提出2013年末就完成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谈判;在大西洋方向,美国又在此次G8峰会提出2015年前完成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谈判,并签订美欧自由贸易协议。TPP、TISA、TTIP,都是美国主导规则的多边平台,实质上已事实取代现有的WTO、以及区域的APEC平台已经明显渐次尘埃落定…… 
  值得历史现在关注的是,TPP、TTIP、TISA等的搭建多边机制,都与中国利益存在直接、重大关联。TPP在搭建之初,并未邀请中国参与。虽然现在开始表态对中国加入持开放态度,但置中国于美国规则之下更显迫切、意图明确。TTIP虽然与中国没有直接联系,但其实间接效应巨大——欧盟与美国,是中国第一大、第二大贸易伙伴。如果美欧通过TPP、TTIP实现贸易规则的统一,在贸易保护主义多发的今天或未来,欧美联手抑制的是中国制造,壁垒的却是欧盟和美国两大超级国际市场。 
  据有关权威机构研究预测,TPP建成的2013年末运行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可能减少30%以上;若TTIP再上路,同样将致中国对欧盟27国出口贸易锐减达35%左右(2011年后,欧盟成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TPP、TTIP、TISA等上路之后,在全球范围内造成实质上中国对欧盟、对美国两最大经济体几乎没有贸易规则可玩的真空、尴尬、全无的禁地。相反,欧美则可以随时随地、呼风唤雨的以任何理由对中国实施千万花样翻新、任何莫须有形式的贸易制裁和反倾销等等贸易措施。 
  据知,于2013年10月中下旬上路运行的TPP,在全球各国的经贸争端解决的机制问题上,美国已经明确、决绝的表示:拒绝采用WTO的“国家间争端解决机制”,主张外资在遭遇争端时可以诉诸新“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但这种机制至今尚没有运行实践过。由于这种机制赋予所有投资企业起诉国家的权利,在谈判各方之间引起极大争论——投资公正大于国家法律,国家一贯正确的决定面临这种机制的公开、公平的历史挑战。TPP成员澳大利亚方已经明确指出,不会接受美国投资者在超越国家机构对澳大利亚提出仲裁或司法程序的权利。美国是全球各国最大的资本输出国,于是在TPP等组织“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上有利于强化美国利益的趋势,因致这种“争端机制”裁判的公允、公正性遭到质疑。但从而第一次认定了“投资公正大于国家法律”“资本说话算数”的超新理念。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0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