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转载]第110篇 陈子庄假画源流考

0
0

陈子庄假画源流考

 



陈子庄作·猫头鹰(25.5×34cm)

 

    陈子庄真正为国人所知,应从1988年3月下旬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陈子庄遗作展》开始。此时,距先生去世已整整12个年头。

    然而,陈子庄假画的涌现,远比其他国画大师的假画来得凶狠,来得猛烈。遗作展甫一闭幕,假画便从成都一地源源不断流入北京。而其他国画大师与巨匠们假画的大量出现,已是1993年艺术品拍卖会逐渐推高国画价格以后的事情了。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陈子庄弟子中有头脑活络、学历稍高者。此人一见宣传陈子庄的阵势巨大,马上想到可利用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赚钱。遗作展尚在操办过程中,他已开始专心造假,遗作展刚刚闭幕,他画的石壶小品就流入北京,抢占市场,并且真正蒙骗了许多喜爱石壶艺术,又没有见过多少真品的藏家。此人专门造假,大量造假,多年来获利颇丰。

    此人善于利用各种关系与渠道,将自己伪造的石壶作品登录国家正式出版物,然后将登录后的伪作送北京等地各大拍卖公司实施拍卖,以赚取更大利润。此人完全是个精明的商人,而非美术家。他本可以凭自己的画艺赚钱,但那条正路要艰苦许多,远没有歪门邪道来钱快。他反复对外宣称自己从来不画陈子庄的假画,但这种无聊的宣誓不过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传统戏法罢了。

    当然,陈子庄的学生中,并非只此一人造假。另有一个学生,应子庄先生亲属之邀,也画了许多摹仿石壶的山水、花鸟画,大约在遗作展闭幕后两个月,就拿到北京某著名画店兜售,61张石壶小品中只1张为真,其余60幅,都是此位弟子所画。

    1988年至1989年间流入北京市场的假陈子庄,大多被国外藏家所购,分别流向北欧、美国、新加坡与港、澳、台地区。

    因此,社会上流传的“陈子庄弟子在造假”一说决非虚妄之语。当然,也不是所有弟子都造假,仅是其中几个人而已,陈子庄弟子中的多数,仍是规规矩矩的老实人。

    与此同时,社会上风传:“陈子庄的儿子在造他老子的假画”。此一说也并非空穴来风,其子女中,以长子陈寿岳画得最好,其国画笔墨情趣,颇有味道。今年7月,我在成都与寿岳兄见面时,再三告诫他不要画老子的假画。寿岳也一再表态:“阎老师,我凭自己的本事,已可以吃饭,不会假老子的画卖钱。”想想也是实话,儿子要凭儿子的本事打天下,躺倒在老子身上不是办法。

    陈子庄假画的第三个来源,是美术院校的老师与学生。社会上广泛流传重庆某艺术院校的一位副教授,假陈子庄的画,水平最高,堪称国内假陈子庄第一高手,其摹仿的小品几可乱真。副教授大约也想走张大千假石涛的路子。那是一条成王败寇之路。副教授若想当真正的美术家,将来还要回到自己风格的创作之路,方为正途。

    陈子庄门徒甚多,学生的情况较比复杂,良莠不齐。我在操办陈子庄遗作展时,对此已深有体会。今年7月,我到成都,专门宴请了陈子庄的5位弟子:唐济民、陈季忠、李维毅、马大骙、刘秉贤,与他们洽谈叙旧,相见甚欢。但就是参与这次宴会的一位弟子,在八益公司于四川省博物馆举办的展览会上看过我收藏的几十幅陈子庄先生的作品真迹后,仍指认其中几张为假。其实,我的藏品是1985-1987年间,在陈子庄儿女、弟子手中一一买下的。单价每张200元。那时,子庄先生尚无名气。四川文物商店收购石壶作品也仅20—50元一张。真画尚且卖不出,假画何处去换钱?再者,我收藏的石壶作品均是其子女、师兄弟们每人承让两张,积攒下来的,在《陈子庄遗作展》时,全数在中国美术馆展览,占346张参展作品的六分之一。就是这样一批真东西,该位弟子明知来源的准确与可靠,依旧当众说假,这更造成问题的复杂与混乱。

    因为,只有把真画说成假画,才好把假画变作真画。真与假、是与非、对与错,不常常就是这么搞混淆的吗?

    天下百姓都晓得:把水搅混,才好摸鱼。

 

                     2010年8月23日于北京西部大酒店竹林深处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click here for Latest and Popular articles on SAP ERP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