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转载]杜撰的世界历史(八):中古淑女与欧洲伪史

0
0

中古淑女与欧洲伪史



 

第一部分 编译按语:女教授发现“冰山一角”

 

笔者的这个系列短文(《杜撰的世界历史》……)的前几篇已经披露:西方历史(希腊、罗马、中古)和“泛西方”历史(几大“文明古国”),都是被伪造于:A.中古后期教士→B.文艺复兴的人文学者→C.近代的“欧洲中心论”。换句话说,西方的或盛行于今的历史知识体系(它也深刻地影响了现代中国的历史学、科学史及社会科学),是怎么来的?是如下的“三步曲”:

.“始作俑者、开风气先”于中世纪基督教伪造“新约”、“旧约”及其相关历史;服务于“神的中心主义”。

.“相反相成、变本加厉”于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的“人文主义”,虚构和编造有关“俗世、异教”的文献;

.“登峰造极、伪史大成”于西方中心论—帝国主义的高峰期:西方谱系(古典与基督教)和西方祖脉(文明古国)。

归根结底,是极具生命力的中华文明派生和变异出近代西方及欧美文明的。“文明的暴发户”为了认祖归宗,早在中古后期就开始利用“四大发明”(造纸术、印刷术)来“绿化”其先前欧洲—地中海区域的无垠的文化荒漠。

 

最近,根据美国斯坦福大学最近发布的报告,该校一位女性教授在探索女权主义的历史源头时,察觉一些中世纪的“知识女性”都是被近代早期的男性学者虚构出来的;顺藤摸瓜、由表及里,她又挖掘出有关中世纪的史料很多都是基于诸如此类的虚构或无据可查的“传奇”。

按照通行的历史常识,中世纪欧洲的绅士(骑士)与淑女是令人神往的。但真实的情况则是完全相反的,那是一个前文明、非文字、半原始和充满人祸的社会;不仅不存在那般“英雄美女、才子佳人”之浪漫,而且几乎所有的人——包括教士和贵族——都是文盲,甚至“一千年不洗一次澡”。(请读诸玄识《中国影响之前:原始的欧洲》)。 [1]

 

 



 

第二部分 近代伪造的中古才女

〔凯瑟琳·克格森博士 整理,诸玄识 编译〕 [1]

 

波拉•芬德伦(Paula Findlen)女士是斯坦福大学的历史学家,研究文艺复兴的学者。她一直在收集欧洲中世纪的妇女传记。然而在此过程中,芬德伦却发现,学术界所公认的“中世纪的知识女性”,实际上全都是被1518世纪的作品所虚构和渲染出来的。通过深入考证文献,芬德伦又发现这些近代早期的作家,都是如此钟情于中世纪的妇女,以致他们时常编造这类的故事。

在她认真探索这些故事的内容时,芬德伦得知,它们从一个到另一个的史实全都是被伪造的。这些被描绘出来的女性通常都属于地方史,她们都被想象与某些重要机构有联系;她们有的被赋予法律学位和教授资格,这都是毫无根据的虚构。

芬德伦判断,这些被修饰的传奇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女权主义的起源(其人物和事件都属于中世纪的,实际上是近代早期)。

“近代早期的伪造者们利用有关中世纪的女性故事,来为其同时代的女性索求,来创造一个先例;即:通过招魂于过去,来为他(她)们自己的时代‘主持公道’。”芬德伦说,“尽管这些中世纪女性的存在,都是不确实的;但是,那些作品的内容(作为文献)都已贡献于历史科学了。”

德伦从博洛尼亚开始调查,再追踪到其他的意大利城市(掀起文艺复兴的意大利也是伪造的西方史和世界史的“发祥地”。——引者),广泛收集资料;她观察到,这些被杜撰的故事都是不翼而飞,名扬天下,其主人翁——地方女性的形象——都得到了国际认可(就像无中生有的法兰西“女英雄”贞德一样。——引者)。

芬德伦叙述她如何透视那些被推测的历史,她说:“这是一个工程(项目),探索近代早期的‘中世纪研究者’是怎样发明了中世纪的历史,对过去是如何进行盖棺论定的。”

芬德伦的即将问世的著作,题为“杜撰的中世纪妇女:近代早期意大利的历史、记忆和伪造”(Inventing Medieval Women: History, Memory and Forgery in Early Modern Italy)。在书中,芬德伦特别追踪亚历山德罗·马基亚维利(16931766, Alessandro Macchiavelli,一个18世纪的律师,出生于博洛尼亚的家庭;他热衷于寻找证据,来提高博洛尼亚这座城市的威望,说它是“女性的天堂”(paradise for women);他还创造了她们的传奇,并以脚注详解之,说:有许多才貌双全的中世纪女性——包括举世闻名的克里斯蒂娜·德·皮桑——都来自博洛尼亚。根据芬德伦的研究,马基亚维利亢奋地伪造中世纪女性的传记,来抚慰他自己所迷恋的“女神”。

按:克里斯蒂娜·德·皮桑(Christine de Pizan13651430年),据说是欧洲历史上第一位以写作维生的女性作家。芬德伦教授的研究表明,这位中世纪的知识女性是被杜撰出来的。

事实表明,这些虚构的故事塑造了博洛尼亚的知识女性的中世纪起源。芬德伦原先是寻找这方面的历史线索(原始资料),但一无所获;结果却查出全是用近代资料来编篡出来的中古历史。

人们后来才知道亚历山德罗•马基亚维利是个伪造者,但他确实是用这种方式呼唤当世来关注妇女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讲,马基亚维利展示一个近代早期的古怪的“男版的女权主义”。芬德伦还说,他也确实对于开启中世纪历史这个学科,做出了很大贡献;因为当他伪造文献的时候,他需要广泛的档案知识和精细的历史方法。中世纪(欧洲)的历史学是一个重要学科,西方人在1718世纪“开发”相关的文献领域,以此来确定中古的基督教欧洲的“真实状况”。

“想象出来的博洛尼亚的女性!”芬德伦指出:“(文人们)美化中世纪的淑女来增强他们所在城市的声誉。”例如,近代早期的(意大利)博洛尼亚的学者,很想知道该城的知识女性的“假定传统”(presumed tradition),就情有独钟地溯源于劳拉•巴斯的中世纪的相关源流。近代早期的劳拉•巴斯(Laura Bassi, 17111778年)是博洛尼亚涌现出的欧洲第一个女教授(1732年的博洛尼亚大学)。按照伪造者的意图,劳拉•巴斯只不过是再现那无与伦比、无以媲美的“地灵人杰”而已!

在被虚构的中古知识女性之中,芬德伦(和大家一样)首先就想到了克里斯蒂娜·德·皮桑(约13641430年),这个被说成是博洛尼亚大学教授的女儿,她以赞美女人而流芳后世。像在她的“名著”——《城市俪人》——中,克里斯蒂娜沉思其意大利的文化之根,渴望过去,从中启迪她的灵感:“这个世界的何种成分塑造了自己,而让其他妇女分享其德厚流光。”芬德伦说,这个灵感包含着真理的内核,但毕竟是后人“发明”来填补“她的”著述;这样一来,克里斯蒂娜这个人物形象提供了一个起点,令世人青睐博洛尼亚的知识女性的历史,它愈益展开于(文艺复兴)以后的四个世纪。

“我们要从历史获得什么?”芬德伦的项目重审我们描绘过去的冲动。“一些老生常谈的传奇,不是历史事实!”另一方面,她又说,“尽管如此中世纪的妇女传记都是假的历史,但这些不可靠的证据也是我们必须考虑的部分史料。在编篡妇女历史的过程中,1415世纪以来的相关学者的原始冲动是,‘创造’和‘积累’主人翁的传记。”

正视她的工作所具有的广泛的冲击性。芬德伦说:“我希望,这个项目能够提供一扇透视‘被发明出来的历史’的窗户;以对意大利的个案研究,来辨明为什么近代早期的欧洲人会这样怀旧于他们的中古先辈。”在文艺复兴时期,“人们愈益关注文献历史(相对于以往的传奇)。他们感兴趣于(他们的)历史可能是怎样的,但他们更感兴趣于历史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理性的)。”


 




附录 作为通行历史中的欧洲第一个才女

 

克里斯蒂娜·德·皮桑:欧洲中世纪作家,她极力反对中世纪艺术中对女性的污蔑和偏见,她是欧洲历史上第一位以写作维生的女性作家。她的作品体裁多样,有诗歌、小说、史诗、传记等,内容涉及政治、军事、教育、伦理、女性问题等诸多方面,是中世纪法国宫廷一位非常有名的作家。她的作品被翻译成多种语言,流传到很多国家,影响甚远,尤其是她的妇女观;对法国宫廷的女性及欧洲其他国家的社会上层的女性,产生很大影响。



                                                                克里斯蒂娜 著作 中文版


人物简介〕克里斯蒂娜·德·皮桑(Christine de Pizan13651430)出生在意大利威尼斯城。她的父亲托马斯是一位占星家,也是威尼斯共和国的议员。在克里斯蒂娜出生之后,父亲接受法国国王查理五世的邀请来到巴黎,担任国王宫廷里的占星家。克里斯蒂娜获得了良好的教育,她有机会博览宫廷图书馆大量古典文学的手稿,因此,她对古希腊文化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非常了解,并且掌握了很好的语言才能。

15岁时,克里斯蒂娜和宫廷法院的一位秘书结了婚,育有一子一女。1390年她的丈夫跟随国王访问博韦,意外染病而亡。丈夫死后给他留下年迈的母亲和两个幼小的孩子,还有一大堆债务,而她继承丈夫的遗产又遇到很大的困难,3 年后她开始创作爱情歌谣来补贴家用,宫廷中一位富有者被她作品中的女性想象和柔情深深吸引,后来他对克里斯蒂娜给予了资助。

1393 年到1412 年,克里斯蒂娜的创作非常旺盛,写出了300 多首爱情歌谣和短诗。 1401 年到1402 年间,克里斯蒂娜参与了当时文坛上的一场争论。这场论争是关于13 世纪法国作家约翰·德·蒙的《玫瑰传奇》。《玫瑰传奇》讽刺了庸俗的宫廷爱情,并且把女性看做是罪魁祸首。克里斯蒂娜强烈反对作者使用的语言,因为它们充满了对女性的污蔑。这场争论由于克里斯蒂娜的参与而超出了文学语言的层面,成了关于女性在社会中的作用和地位的争论。通过争论,克里斯蒂娜树立自己知识女性的形象,她的影响也超出了宫廷的范围。在当时的一首民歌中,她被比作缪斯九女神的最流利者。

1405年,克里斯蒂娜完成了她的代表作《妇女城》。这本书一方面展示了女性在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另一方面也教育女性如何通过自我学习而反抗社会对她们的歧视。她的最后一部作品《圣女贞德的传说》写于1429年,颂扬了法国女英雄圣女贞德。她在这部作品中暗示了自己文学生涯的终结。





                                          在纸和印刷术之前,不可能有这样的书和知识女性

 







The copying of books was also slow, tedious, and very time-consuming; it took years for a scribe to complete ‘a particularly fine manuscript with colored initials and miniature art work.’

(在纸和印刷术之前,教会用羊皮纸)制作成书的工作是非常缓慢的和乏味的,也非常耗时,历经数年,抄写员完成一个美好的手稿与彩色字母和微型艺术作品。而且是教会与神旨垄断文化。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