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转载]中医之死1:恽铁樵

0
0
原文地址:中医之死1:恽铁樵作者:棒棒

人物简史:恽铁樵,名树珏,别号冷风、焦木、黄山民。1878年出生于福建台州。5岁丧父,11岁丧母。13岁就读于族中私塾,16岁中秀才。25岁考入上海南洋公学,攻读英语和文学。28岁毕业后先后在长沙、浦东等地中学执教。1911年(33岁)任商务印书馆编译,1912年任《小说月报》主编。1916年(38岁),14岁长子殁于伤寒,次年第二、三子复接连殁于伤寒。一年后第四子又病伤寒,恽铁樵自为处方麻黄汤,幸而愈。1920年(42岁)乃辞职挂牌行医。1922年发表《群经见智录》,代表中医界首度回应“废医派”第一人余云岫之《灵素商兑》(1916年)。1925年创办“铁樵中医函授学校”。1927年办临诊实习班。1932年,因病到章太炎苏州寓所短期休养。1933年复办函授教育。1935726日在上海病世,享年57岁。

恽铁樵是近代中西医汇通派的第一代表人物,其所论“内经之五脏,非血肉之五脏,乃四时之五脏”,使中医脏腑经络等概念彻底摆脱现代解剖学诘难,从理论上为挽救中医一劳永逸地开辟了新天地。

本文对恽氏医学思想不作深入评价,却不揣浅陋,意欲从纯粹临床角度,对恽氏的疾病和死因一探究竟。

恽铁樵于19357月因“溽暑高热”而逝。“溽暑高热”并不是什么疾病的名称,它说的就是暑天的高热而已。一代中医大师,竟然死都不知道死于什么病,这实在是很遗憾的。

一般的发热当然不至于就会死,况且病人是恽铁樵。恽铁樵自己就是伤寒“大家”,和今天中医界主流认识相反,他对清代温病学派是大加痛诋的。他对叶天士、吴鞠通、王士雄等的温病学说、“三焦辨证”等都不认可,主张“一切热病皆伤寒”。他是治疗“外感热病”即“伤寒”的高手,病人包括自己的第四子,是屡有“奇效”的。然而,他竟然无法治愈自己的发热,医者的悲哀。莫过于此。

倒推病史,病人1932年“病心痛,一手不仁”;1934年“足不能步,每日视诊数号,即卧榻休息。”1935年“卧床不起”。中医医案的症状描述历来非常简略,如果对此了解不深,这些文字会给我们带来很多误解。

所谓“病心痛”,我们无法确定就是冠心病心绞痛,它很可能只是胃溃疡的剑突下规律性疼痛而已。恽铁樵生活没有规律,是工作狂,经常写书作文到深夜。并且,他很有神农尝百草的精神,经常亲自试吃各种中药。他说过,“研究药品当自服,此为自古产生大医唯一之途径。”他也是这么做的。不必评论其方法的愚昧,或情怀的高尚,总之不良的生活习惯,加上乱吃中药,他的“病心痛”很可能是胃病。

“一手不仁”指的是一手皮肤的感觉功能迟钝或丧失,《类经》十五卷注:‘不仁,不知痛痒寒热也。”并不是运动功能的丧失,即瘫痪。我们无法知道这“一手”到底多大的范围,是仅仅手指、手掌,还是半个整个的上肢。以常理而推断,当是手掌范围。那么,当有皮肤病、风湿病、糖尿病、神经炎等可能。

“足不能步”仍然是含义不清晰。是两足都不能,还是单侧不能?是完全不能,还是仅有肌肉乏力?两足不能是截瘫,单侧不能是偏瘫,都是严重的神经系统疾病,如中风、脊髓肿瘤等等。各种传记文字看不到这些可能。我的理解,可能是慢性病导致的肌肉乏力,是对称性的。“卧床不起”是肌肉乏力到严重程度的表现。

会有什么别的基础疾病吗?传记道:“他自幼贫困,读书用功,废寝忘食,以致身体虚弱,未老先衰,头发尽白,手足拘挛,两耳重听。”“周身毛窍忽然作痛,如张弓然,是时须眉毛发俱渐落,七年后复生,则尽白矣”。可见病人从小就有肌肉关节疼痛、抽搐、活动障碍、毛发脱落、体力虚弱等症状,这些症状结合终末期表现,高度提示弥漫性结缔组织病如多发性肌炎等可能。当然,我们无法确定,这仅仅是合理推测。

长期卧床的病人非常容易发生坠积性肺炎,也是常见死亡原因。而对于虚弱无力的病人,肺炎不一定会有严重的咳嗽咳痰,可以很快就导致呼吸衰竭,昏迷,多器官功能衰竭。对恽铁樵而言,还有一个特殊的感染高危因素。他不仅是以身试药而已,还会“故意以鼻近其(烈性传染病人)口,使微菌吸入吾体。”这个动作太疯狂了,是源自于他的信念。

明清温病学说突破伤寒论的一个重要观点是,外感热病的病邪入侵人体的途径不是皮肤,而是口鼻。如吴鞠通据叶天士“温病犯肺,逆传心包络”之说,而提出“伤寒从毛窍入,温病从口鼻入”。这是正确的。但恽铁樵很不以为然,他说:“大约鞠通创温病自口鼻而入,为其最得意之语。不知此说绝不可通,试逐层推敲之。”他推敲了一大通理由,归纳起来几个字“于《黄帝内经》无征。”《黄帝内经》上没有,所以你是错的。由于有这样的信念(伤寒之病邪不会从口鼻入),他才敢于“以鼻近其(烈性传染病人)口”。他比清末东北大鼠疫中不戴口罩勇于殉职的中医们还要彻底。

虽然不一定是某次“以鼻近其口”的直接结果,但如此缺乏无菌意识,加上长期卧床和虚弱,恽铁樵的“溽暑高热”非常可能是慢性结缔组织病并发的肺炎。我只能推测到此了。

1935年,青霉素还只在实验室里,中国人还没有听说过这种神药,以恽铁樵的体质,死亡是必然的预后。

恽铁樵是彪炳中医史册的医学家,他的死因应该有个基本的倾向性诊断,才合乎身份。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3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