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5

一封神秘信件

0
0

【老何读史杂记】

毛家湾未发出的一封神秘信件


据吴忠回忆录,“九一三”事件后,时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的吴忠曾带人去林彪驻地毛家湾查抄。发现林彪1971年5月23日写给毛主席的一封信。但是此信并未发出。全文如下:

毛主席:        

5月20日,我找了周总理,谈了谈有关党内团结和相当于政治局以上人员的安全问题,为了总理考虑和请示主席,现将我谈话的大意报告主席,请主席考虑并盼主席能找总理谈一谈,由总理采取落实的办法。我的意见如下:        

经过五年来的文化大革命,而这个大革命是非常必要的和正确的,我们是取得了很大的胜利,现在是要巩固胜利,是要贯彻九大的团结路线,保证九大以后特别是批陈整风以后(批陈整风是必要的和正确的,因为陈伯达是反革命分子,是大坏蛋,他利用庐山会议的机会乘机作乱,因此必须肃清他的影响),党中央和中央政治局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保持巩固的团结,预防思想糊涂的人和冒险家采取意想不到的冒险行为,破坏党的团结,导致秩序的混乱,引起国内国外的不良反应,为此要想出具体办法。

我想了以下办法,不知妥否,盼主席酌量:

第一,实行四不、一要的做法,一是在暂定十年之内,对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的大军区第一把手、第二把手,实行不逮捕、不关押、不杀、不撤职等四不,如果他们某个成员有错误,可经过党内思想批判来解决,他们有病,可找人代替工作,如果病故则提升其他人接替,至于久病要求退休者则按退休干部处理,一要就是遇特殊情况要执行主席面授机宜指示;

第二,将以上规定传达到北京以至其他必要城市担任卫戍部队的每一士兵,要他们根据这个规定,任何时候不执行除主席以外的任何首长有关对中央或相当于中央政治局以上人员的捉人、关人、杀人等乱令,如果他们借口是执行命令而执行乱令,则其本人应接受法律的严厉制裁,无论逃至何处,均应归案严办,而决不可托辞是执行命令而推卸自己的责任;

第三,为保证首都安全,首都附近的三个人造山建议由华东、东北、山东各派一个独立营来担任固守;第四,建议三十八军调离华北,这个部队虽然是很好的部队,但放在首都附近不甚适宜,宜调往别处,换一个原二野、三野或一野的军来接替他们的任务为宜。        

我的以上想法,是看了这次批陈整风会议文件,有的同志在担心着安全问题,他们的心情是忧虑的,因而是值得重视和深思的。        

我想,为了防止万一发生事故起见,所以想到以上做法,但这些方法必然是不完备或甚至是不正确的,特报告主席,请主席考虑交总理遵办。

关于第一条和第二条,甚至可以召集首都所有担任警卫部队的干部开会宣布,由他们口头上或文字上传达到每个士兵,并且每隔两三个月重复向士兵传达一次,十年不懈。十年后再看情况,基本上也应当根据这个精神办理。首都以外的部队可传达到师团以上干部。这些内容对外都应严格保密,尽可能免除副作用的发生。        

我很想和主席谈谈,如主席什么时候有时间,请约我一谈。        

此致        

                                                    敬礼

但是仔细研究此信内容,这封信的措辞及语气殊为幼稚,我认为实际上不可能出自林彪本人的手笔,却很可能是出自林立果和叶群的合作产物。

此信写得很蠢。其中心是要求今后不抓高级干部,并且希望把这个形成规定传达到士兵,可谓幼稚荒谬至极。

其次是信中竟然欲盖弥彰地暗示存在某种军事兵变的威胁,为了“预防思想糊涂的人和冒险家采取意想不到的冒险行为”,建议将林彪曾经统帅过的四野嫡系之38军调离京畿近地。

而值得注意的是,此38军正是于1966年4月底的文革政治斗争激烈爆发的前夜,由林彪建议而由毛泽东亲自下令,从沈阳军区调到北京周边,准备作为压制反毛政治对手(刘、彭、贺)的可靠武装力量的。

据林彪秘书于运深说:

“林彪这封信是如何成稿的我不知道,但林彪对我讲过这封信的内容。我记得林彪曾把我叫来,口授了信中的主要内容“四不一要”。林彪边想边说,我拿一张白纸记录下来。

九届二中全会后,林彪身边有四位秘书:我、王焕礼、李春生、宋德金,还有保密员李根清,他们都能帮助林彪记录。王焕礼是庐山会议后调来的,宋德金也是新秘书,主要负责读书。他们两人都没有上庐山。我和李春生上了庐山,而林彪并不知道李春生也上了庐山,只知道我上了庐山,加上我是老秘书,所以林彪有什么事爱找我去办,还几次表示他“想见毛主席”。

林彪给毛主席这封信里的“四不一要”是林彪的意思。从庐山上下来,叶群忐忑不安,黄永胜、吴法宪等人也都忐忑不安,不知道会被如何处置。尤其是叶群,老在林彪身边讲怕被弄到农村去之类。

我记录“四不一要”时叶群不在场,我记录后林彪并没有让形成信。形成信恐怕是叶群的意思。所以我并不知道有这样一封信。

我认为,林彪不可能亲自写这封信。【何按:同意!】林彪后期连画圈都嫌累,批几个字都要工作人员模仿,绝不可能写这么长的信。这应该是叶群张罗的结果,至于叶群让谁整理的我不知道。

叶群在庐山“翻了车”,她的“原则”是不知道庐山情况的秘书坚决不让知道相关的事。很可能像叶群的两次检讨一样,是叶群找军委办公厅的人捉的刀。

这封信为什么被林彪压下来了?据查抄出这封信的吴忠说:“林彪深思熟虑,反反复复,授意、起草、修改,抄清以后还放置了三天,考虑送还是不送。林彪征求周恩来的意见,周恩来说:‘有这个必要吗?’于是林彪把这封信压下来了。”

最后,林彪没有送出这封信,叶群把信锁在她的保险柜里。”

我窃以为,此信与林立果后来起草的“571工程纪要”可相印证,不仅充分显露了九二全会后林彪及其家人内心的焦虑、惶惑和恐惧,而且也为林立果、叶群后来何以慌不择路地准备搞刺杀和兵变为自救之道的“571”工程做了注解。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25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