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政协委员何新授权的博客
People Here Also Viewed: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8

[转载]陈子庄《石壶论画语要》(3)

0
0

陈子庄《石壶论画语要》(3)

 


    陈子庄(1913-1976)原名陈富贵,又名思进,有兰园、南原、十二树梅花书屋主人,下里巴人、石壶山民、阿九等号,晚年直称石壶。四川荣昌人,生于1913年癸丑。十五、六岁浪迹江湖,开始卖画糊口生涯。二十余岁于成都入聘四川军阀之幕,时齐白石、黄宾虹入川,得以相晤,切磋画艺,领受教益。后因营救张澜入狱三年。40年代,在荣昌组织帮会,常往返于重庆之间,参加民盟和农工民主党,交接各层人士,阅历繁富。并筑兰园宅于荣昌东门外,明窗静几,读书作画。1949年底受地下党的委派赴成都策应和平解放,加入解放军十八兵团联络部工作,继在西南军政大学高级研究班学习,参加合川土地改革等等。1954年调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定居成都,得以潜心研究绘事。基于生活,深入发掘,不断开拓新的画境。在60年代前数年向四川各大型画展皆有他较多佳作入选,为时所重。1963年被选为四川省政协委员。十年浩劫,遭遇维艰,抄家批斗,病魔缠身,老妻气疯,儿子下放,困厄已极。而他概置度外,专情于笔墨,仍不断进入山区写生,研究中外美学名著,正在这艺术极不利时期勃发了艺术创造的活力。凡山水、花鸟、人物、书法、篆刻无不精妙。正当他画艺进入巅峰,佳作涌现之际,因心脏病不治,于1976年丙辰逝世于成都,时年六十四岁。他的绘画艺术植根于数千年传统文化土壤,在长期研究中国传统书画理论的基础上,他在50年代开始变法,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艺术思想体系和独特的“子庄风格”。被誉为“中国的梵高”。

 

陈子庄专辑(肆)鈥斺敗妒刍镆妨3

陈子庄专辑(肆)鈥斺敗妒刍镆妨3



 

21

吴昌硕学赵之谦,但笔墨比赵秀润,晚年兼学八大、扬州八怪,更吸引人。他只画花卉,故成就大,如果是山水、人物都画,面太宽,精力不济,可能就会逊一筹了。

吴昌硕所画花卉中,有重点的下过功夫的,有梅、菊、桃、荔枝等,其他东西是学来的,学赵之谦(如紫藤)、任伯年(如石)。

吴昌硕喜欢用大笔作画。

吴昌硕的风格平淡高古,格调很高。其用笔之法主要是复笔(重笔),等于写文章用偶句。齐白石的风格刚劲浑朴,格调也高,他的画用单笔,等于写文章用单句。齐白石的画法出自吴昌硕,但他从吴昌硕的重笔中悟出了用单笔的道理,此所谓相反而实相成,使自己达到了吴以后的又一个高峰。齐白石是画史上最善学的人。

有很多人画画没有意境,只是罗列一些现象。吴昌硕即使画《端阳景》、《岁朝图》一类的应景通俗画也有意境。

吴昌硕画桃,至今尚无人赶得上。

齐白石虽然没有老师,但艺术上有渊源。他继承于吴昌硕,发展了。

(问:黄宾虹评齐白石第一,吴昌硕第二。)

都好,都是一流水平。

齐白石之画有战斗性,吴昌硕是纯艺术。

(问:吴昌硕和齐白石在风格上有什么不同?)

吴蕴籍,齐露张。这也是性格的表现:吴名利心淡,齐名利欲强,这是他艺术上的一个障碍。

齐白石学吴昌硕有过吴之处,因为他将绘画的题材扩大了。齐白石学八大则尚不及,因为他还在认真画画。

(问:吴昌硕画梅花与齐白石有何不同?为什么他画梅总爱每朵花都是五出?)

吴昌硕画的是笑梅。从《梅花喜神谱》以来,画家大多是这样画,但吴能于同中显出不同来。实际上梅花多六瓣,画成五瓣,因奇数容易处理。水仙是六瓣,也画成五瓣,同是此理。画面上凡偶数的线条与形象都不容易处理好。齐白石反其道而行之,画荷花,花两朵,叶两张,花苞两个,小叶两片,蜻蜓两只,但处理得也很好,这是他的本领。

凡绘画作品,均无十全十美,只要优点是主要的就是一幅好画了。吴、齐胸襟开阔,有时一幅画有缺点,但他们仍写上款,留在那里。齐说:让人家去看罢,也许我认为不好,人家还认为好呢。

陈子庄专辑(肆)鈥斺敗妒刍镆妨3


22

齐白石的画法,泼辣者能很泼辣,如牡丹等花卉,工细者能很工细,如草虫。笔下能做到擒纵自如,这是他了不起的地方。

(问:黄宾虹说:齐白石用笔比用墨好,此话难解。)

齐白石用笔用墨都好,线条雄强浑厚,造形、色彩均是上乘,是全能。他画的藤、水,线条最好。构图变化比吴昌硕大,笔下所接触的面也宽,他学吴昌硕是青出于蓝。

齐白石的画形象准确,又很苍劲。盖苍劲是从金石、砖瓦、铜器及多种艺术荟萃而成,更重要的还有个人的修养在内。

齐白石诗、书、画、印俱无小家气,很了不起。他画的鸟,形象很好,提炼得很高。

齐白石的作品创造性很大,常常整幅的花、叶全是自己创作的,这不容易。中国绘画史上,齐白石的画创造性最大。他画的东西虽有借鉴前人的地方,但总有几分是自己的。

齐白石的画,绝少因袭前人之处,大多是他自己的创新,这是他最可贵的地方。

齐白石的牵牛花画得好,是独创,前无古人。我不画牵牛花,因还未想出一种和别人不同的方法来处理它。

齐白石画荷花,如果是一叶、一花、一小叶,他在下边绝不画三根杆。他说:我多画几根,让人家去猜。

齐白石、潘天寿画荷花学八大山人,吴昌硕学赵之谦,路子不同。

齐白石晚年越画越好,九十岁以后尤其好,如所画的杜甫诗意画中,《枯棕》、《鱼》、《枇杷》等,是其平生精品。他晚年笔下意外之趣多了,如画荔枝,没有几片叶子,却生动异常。有些人到晚年思想上的框框越见多了,故其画每况愈下。

人骂由他骂,吾贤休要怕。此齐白石题赠门人句。他讲的是有创造性就不要怕他人批评。齐白石以外,近代讲创造性的画家还有吴昌硕、陈师曾、潘天寿。

有一次,我看到齐白石刻印,他先把印面上几个字的直画刻好,再刻横画,然后再补上弯处,印出一看,好象是直笔同弯笔相连刻成。我说:这办法好。齐先生说:方法要简单,效果要最好。我终身得这两句话教益最大。

齐白石之画,可用超拔雄浑,出奇制胜八字评之。


陈子庄专辑(肆)鈥斺敗妒刍镆妨3

23

(问:齐白石画画速度快吗?)

有快有慢。好坏不在画得快慢。

(问:齐白石虾画得好吗?)

齐白石画虾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不去画蚂蚁?齐先生自己好笑,说:买我虾的人特别多,他看得懂?他把虾的两个大钳画得比真的还大几倍,实际上他的寓意是说这个世界是个鱼虾世界。他画的螃蟹懂的人多些,因为他曾题有看你横行到几时,反正结果是油炸下酒,不然就画个笆篓,爬出来也跑不远的。xxx说他的虾画出了半透明体,此直外行之谈,那是技巧,齐白石的画最可贵的是思想性,那是学不到的。

齐白石早年画美人,人称齐美人。陈师曾见后道:你天性疏放,笔下出丑相,怎能画美人!应当学大笔写意画,以丑为美。陈师曾从友人处借得二十幅吴昌硕精品给齐白石学。民国五年至八年是齐白石艺术生活中的一个转折点,齐令其妻将他反锁室中,终日学吴画,三年后,学成出户,因少见阳光,面色惨白。他之成名亦靠陈师曾。当时在日本开一个中国画展,陈董其事,将齐白石画之价格订得比吴昌硕的画高。日本人见后大惊,以为画虽好但价格太高,于是有人径往中国收买。陈师曾得此消息,立即电告国内,将国内所陈列的齐白石画的润格提高二十倍。这样一来,展览会上的齐画悉为日本人购去。齐白石之名由是大著。此事在《齐璜传》中,刘朴(与齐之第三子是姻兄弟)述之最详。

齐白石梅花画得好。竹不成。鸡不成。此外还有的东西也单薄,但他笔墨雄强,压过了,要很有眼力者才看得出。但有时也失之琐屑,如他的枫叶就画得细,太过巧了,一天画一片叶,有何意趣!

齐白石本事那样大,但他一辈子画兰、竹还未过关。吴昌硕梅、兰、竹、菊四君子都解决了。

(问:齐白石画功力深,但意境似乎不够。)

他还是哲学修养差一些。

(问:齐老三[良琨]会画画吗?)

齐老三画得好,齐白石画上的工笔草虫多出其手。

花鸟画我与吴、齐的不同在于:吴、齐画形,我则画影。画形之法,吴、齐已达到登峰造极的意界。

四川画家王子立,自流井人,大笔花鸟画得很好,但在四川不出名。齐白石所画八哥便是学他而来。

四川辜培源山水画得好,黄宾虹也向他学了不少东西。


24

黄宾虹有许多方法来源于石溪,但颇有发展。他初学四王,再学元四家,后来学石溪和辜培源。在后两者的影响下发生了变化,找到了自己的路。

黄宾虹最大的优点是创造性,自出心裁,自成一家,这很了不起。

山水画打点、用水、用墨,还没人赶得上黄宾虹。

黄宾虹会用墨,他的墨法变化大。

黄宾虹强调用笔有趣,但失败在形象上。曾见他画的一幅花鸟,鸟好象站在小草上,画芭蕉杆是曲的,这都是形象不准,文人画的习气重,缺乏生活基础。

黄宾虹是近代画坛卓有成就的一大家,值得后人尊敬,并宜师法继承。我也向黄宾虹学了不少东西,当然我和黄宾虹在艺术上的主张是不同的,兹略述之:

一、黄先生主张浑厚华滋,这还是画坛正统派的观点。我主张平淡天真,是在野派的观点。

二、黄先生推崇二米、高房山、赵孟睢N彝瞥绶椒胶⒅K稀⑽庵俟纭⒄宰庸獭⑺锪⑶嗵佟⑽獠丁

三、黄先生不赞成扬州八怪。我推崇扬州八怪。

(问:先生说黄宾虹在掌握形象上尚差?)

黄先生是票友,唱不起马刀戏,文人画的习气很深,画的形象也是仿佛相似。如芭蕉是草本之最大者,这是质,由此质而来的外形是其干皆直,而黄先生画得象木质。翠鸟到底是站在树上,还是站在草上,竟然看不出,这就等于写文章遣词模糊。他画的树都是小树秧,画的船不在水中,羊也画得离羊的特殊外形甚远。

潘天寿很少文人习气,吴昌硕也很少文人习气。

黄宾虹之画,结构、皴法雷同者多。

黄宾虹的画窄,但他对大自然的观察和理解在历史上是很特殊的。

黄宾虹的理论无系统,其理论不能贯穿于先秦以上,不能融会古今,故其论说每每前后矛盾,多臆断。如《黄宾虹画语录》第十六页说唐画刻画,十七页又说唐画好,那么你讲唐人、宋人,以什么为准绳呢?不能光凭自己的好恶出发。

黄宾虹的理论立论笼统,如他说的唐画,到底是指人物画还是指山水画?人物画于唐是极盛时期,山水画只是初期,不能混为一谈。

黄宾虹《画语录》虽不能融会古今,但尚能参以个人体会,在历代画论著作之中还算是不错的。

民国时期,画界风气以抄袭古人为荣,以创作为无赖,使艺术受到很大阻碍。

陈子庄专辑(肆)鈥斺敗妒刍镆妨3


25

张大千画得最好的时期是三十几到四十几岁,代表作品是画黄山。他到晚年颓废了。最好的画家是大器晚成,如吴昌硕、齐白石。扬州八怪中的好几个也是晚年颓废。

张大千的个人风格不是从生活中来的,而是临摹前人之作多了才形成的,这与观察世界创造而得者不同,因此,他在思想上无创见,哲学上无体系,绘画上无理论。世人喜假不喜真,真者朴素,假者喧哗,凑热闹。喜欢张大千画的人大都是在凑热闹,未必真懂张大千。

张大千画佛光一笔完成,其园如规,往往当众表演,众皆赞叹,称为活吴道子,记者也忙着抢镜头。其实这只是技巧,不是艺术。绘画不是表演艺术,画画不是为了表演。要练习此项技巧费力很大,其实没有什么用处。艺术要对观赏者有艺术感染力,要有强烈的艺术语言。

张大千天资很高,可惜未在创作上下功夫,帮闲去了。

学艺术的人态度首先要严格,不可取巧。张大千把画画作手段,猎取名利,实质是欺骗。

张大千的仿古之作比古人还好,他是把古人之作发展了一步。日本人明知是他仿的古画也买,因为他仿的石涛比真石涛所画的还好,经过了去粗取精的过程。

张大千晚年的画退化了,概言之,是简而无趣。他一辈子是画物质,不是画精神。他画荷花,几十年都是一个画法,已熟到烂熟。他至少应在六十岁后来个变化。徐悲鸿的马也是过熟,都是那一匹,画穷了。物有常态,但艺术不能有定型,要有变化,变化无穷谓之神。源远则流长,徐之画无来源,安得不穷。

画家一生应有几次大的变化。大千之画,满七十岁而尚不变,这是因为没有好朋友向他指出。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一说即破,可惜没有人向他说。

张大千画荷花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他想乱,但思想上还在认真作画,乱不起来。再一种是乱起来就涣散了,不能做到乱中有整。

张大千在摹古方面称得上古今一人,但自己的创作水平则稍次。

大千喜清,清则易轻佻。

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门弟子中均有能手,大千门下则无。盖吴、齐、黄贵创造,门人亦受其霑霈;大千则专意仿古,流风所致,门人遂于临仿中讨生活。


26

当代画家中颇有道德修养很高,画亦极精,而名不著于当世者。余拟暇时著《画人传》表彰之,以垂不朽,兼示后学。略数之如:

肖仲伦

学识渊博而生活贫困,熊克武闻其名,欲聘为幕府。熊克武道:肖先生,目下我的事多,欲请先生帮忙。肖淡然曰:你事多就辞去不干了,多好。熊沮丧而出。

陈步鸾

经济窘迫,经常打一双赤足,而为人旷达,常垂钓以遣日。有人问他:张大千怎么样?陈道:张大千人品不大好,如果人品好一些,他的画还是不错的。时欲委他为县长,陈坚拒不受。或曰:你如此贫困,为君计之,不就任不对吧。陈作色曰:难道同意去整百姓就对么!问者嘿然。陈因厌倦酬应,乡居几十年未进城。

周辛士

书法家颜楷的夫人,工笔花鸟画得极精。中年后一直不作画。有人问她:你原来挂着润格卖画,为什么现在不画了?周道:现在时兴新画,新画我又不懂,况且儿女大了,我也少操劳了。

徐荣初

大笔花卉画得很好。旧时不少画人趋附权势,热衷社会活动,徐常常告诫学生要以艺术为重,不要摹名利。

王君夷

达县人,善大笔花卉。

如果有人把画史未收录的画家考出其生平事迹,编一本《中国画史别集》,把他们的作品也刊出,重新给以评价,很有些意思。

郑午昌、贺天健四十岁以后形成了个人风格,但未能继续发展,就成了习气,于是越画越孬。搞绘画的人不一定形成了个人风格就把问题都解决了。

(问:朱偁[梦庐]的画如何?)

他只在画中学画,画外的工作(文学、美学、历史学、科学知识等)做少了。因此,他的画没有思想内涵,还处在讲求技法的阶段。

(问:先生与潘天寿的画法是否一路?)

不同。潘天寿是以硬笔作各种皴法,我是以软笔随机成画;潘天寿硬皴直笔,笔用一面,我是软皴曲笔,八面生风。

关山月画的梅花,象是从窗口看出去取的景,等于照相机镜头的功能。画面有些象过去村姑剪纸梅花,一个方框框填满,无布局,无组织,无境界,无意趣,无动人的内容,无惊人的技能,不是内心先有一种情景再技能,来画,而只是浓、淡两层点起来就是了。无意境不能成一幅画。

郭味蕖画画着重填补,小趣味,等于乡下姑娘扎红头绳,穿花衣服。人家大家闺透,穿件兰布衫衫都好看。

吴作人所画《熊猫竹石图》,竹一团,熊猫一团,石一团,题款一团,成了四团,无主从照应,这是作者未研究构图法的原故。

吴作人画熊猫、骆驼,还只是在描摹自然形象的阶段,谈不上艺术境界。

我和周X

X去剑阁写生,他找不到东西画,直说:有什么画的?走罢,不入画的!其实画材遍地均有,在于发现而已,能发现,不必去名山大川。要能于平凡中发现至精、至善、至美者。

X

X早年能创作,后来名大了,自己的作品又不敢拿出来向别人征求意见,创作不出来了,于不只有抄袭,甚至旧稿照翻,自己抄自己。

(问:请老师讲讲自己在艺术上取法何人,特别是山水画技法,有何继承,有何发展?)

我的花鸟从学齐白石、吴昌硕入手,直追八大山人。山水画学黄宾虹、石涛、方方壶。此外,尚取法于三代铜器、汉画象砖、汉唐壁画等。刻印也是我绘画风格形成的来源之一。书法中,我取汉篆之法入画。画山水,我的技法亦由古人皴法入手,但已发生变化。现在已进入随机而生、无常法、无常态之境。笔、墨、水、色浑然一气,画时连皴带染,随浓随淡,一气呵成。此法古人也有,但层次不如我多,变化不如我大。结构上造影奇,哪怕一个小影,经我手一画则奇异。有时初看似乎平常,细味自觉奇险。

我的山水画与黄宾虹各有优劣。

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黄宾虹等先贤书比我读得多,我只是善学,吃的东西都消化了,在他们的基础上发展出了一些自己的东西。但不能说超过了他们,永远不能说,要全面超过才算是超过了。


陈子庄专辑(肆)鈥斺敗妒刍镆妨3

27

在国画中,传统技法有价值的极少。

画格越高,其法越简;画格越低,其法越繁。简是高度概括。

凡是艺术水平高的画皆技法简单、色彩简单而意趣深厚。过分讲求技法者,或因意趣薄而以技法掩饰,或只技法而不知意趣为何物。

传统技法是有时间性的,某一时新,流行既久,即变为陈腐。我不做陈腐技法的传授者,你们也不要做陈腐技法的继承者。

技法、技巧是学画的初步,到后来,这些东西是不起作用的,起作用的是灵感、神。

戏剧舞台上,武生扯倒提是高难动作,但这是技术,最好的表演不在这里,在于刻划人物性格。

不懂文法,不能写文章;不懂画法,不能画画。好角色就是方法多,用得灵活。

依照画谱画画,等于不管病人的情况,只是对着医书开药单子。过去有个笑话说:某拳师与人斗,人打他好几拳,他都不还手。旁人问其故,拳师道:他没有照着我学过的路子打。自然界千奇百怪,要去发现,不要学前人框框。

写字、画画,每一笔都应来之不易,如作诗每句都需经过锤炼一样。

若光是技巧熟,熟到极点就成积习,如王石谷等人。要有生意,有童趣,所以古人论画重熟中有生。

画画应不求熟练而求生辣。初学但求熟练,后来再需反其道而行。

一幅画有了主题或意境,还要讲方法。方法来源于两方面:一是学习传统而得的。此须靠多阅读,要渊博。二是自己创造的。平日看得多,记得多,到时可随机调整位置、色彩及笔墨量,这就有可能创造方法。如无自己的创造,光依靠传统,画出的画必然陈腐。

有人动辄题我用我法,岂知传统之法尚且不会,我法又是何物耶?

戏剧中的武把子,当因剧情需要,不能不用时才用。如果忽略人物性格,都要一场,只能博得庸俗欣赏者的叫好。国画中播弄技法者即如逢人便翻斤斗一般可笑。过去四川舞台上有个高蛮子,耍关刀很出名,他一耍台下就叫好。台下越叫,他越耍得快,好多次都把刀耍掉在人丛中,被甘蔗渣、石头打了进去。当时四川谚语有云:高蛮子的关刀——不卯不收场。播弄技法者,最后将坏在技法上。

我的画结构、用笔常用布局陡峻、险入逆出之法。

好画无定法,每一张的画法都不同,不易学;孬画全是习气,画法皆同,一学就上手。

中国画在传统中讲笔墨、虚实、宾主,这是一些精华。有了好的形象,还要经过组织,方能与意境结合。至于墨、色、笔,因景而生,讲机变。

中国画的结构法则,可以用以简驭繁,以少驭多八字概言之。


28

构图最重要。要有能组织成有诗情、画意、音乐节奏感的画面的能力。否则,就算写生材料一大堆,临纸画画时仍得去翻资料。

画画、写字都要能险绝,能险才能平。

写文章、画画,都要讲正、反、合,万事都离不开正、反、合。木玄虚作《海赋》,无从下手,人谓之云:子曷上下四方而言之?这便是正、反、合。

学习构图法,最初只需搭两三个架子,然后再来生发。画花卉则可以先学斜势构图一种。构图总离不开纵、横、斜,这三者的变化关系要充分研究。

构图之法有虚实、阴阳、照应、开合、参差、动静。

西洋画构图法讲究将画面分割成九块,主体要摆在字格的交叉各点上。国画构图是看势子,在中、在侧、在远、在近、在上、在下均可。西洋画没有这种构图法。

利用横、直、斜的结构可构成各种各样的画面。构图总应讲究一顺一反、一纵一横,无纵横结构即是无组织结构。无组织意识的画家是盲目的画家。

构图三原则:横、直、斜。如山是直的,树当取斜势。花卉画一幅内可有横有直,只要不编成篱栅就行。如果画的两端成均势对立,则如做诗之以英雄豪杰,是谓合掌。

中国画之构图,从理论上讲应有照应、虚实、宾主、开合,但表现在作品中需若不经意者,使人看起来若有若无,不能故意安排,这是原则。

布局要讲照应虚实。譬如画几个葫芦,要分清哪一个(或一组)是主要的,其余就是照应。一幅画的幅面再大,其实也就是册页扩大的,册页上构图好了,可变成横幅,也可以变成直幅。有人因册页幅面小而忽视它,小幅尚画不好,还能画大幅么?

凡画中取两个相关的斜面时,要设法联起来,否则便会散漫。联系之法有明联,如八大山人《荷花小鸟图》,画上一条线(荷梗);有暗联,不用线,势交即可,如八大山人《石头小鸟》。

画之布局以取势为第一,势,即谢赫六法所说的经营位置,须经过反复思考。如八大山人画一块石头,下站小鸟,石头取斜面,很得势,如取直线则减色,鸟也是一个小斜面,一大一小两个斜构成这幅画。如果画了石头,下面不画雀而画上花、鱼,也很好,但也必取斜势。得势很重要。譬如写一篇赋,尽管意思好,文字也好,但未得势,读起来总使人感觉不舒服。因此,一幅画的组织结构要反复思考,草图要反复修改,就象古人作诗,为了换一个字,挖空心思找,直到找不到便好的字来替换才罢休一样。



陈子庄专辑(肆)鈥斺敗妒刍镆妨3


29

画面要经得起推敲。要无一冗笔,点子也没有一个多打的。

画前起个小稿,反复推敲修改,就如作文者改文章一样,很长功夫。

欲作一画,先画小稿,反复修改,改到无可再改,然后再考虑是否大家气,是否宜于翻上大纸。

画一幅画应重视纸外的天地。

画画要突破纸形的约束,物象不能与纸形一致,如纸是长条形,画面就应想法突破长条形的限制。

(问:如何突破纸之限制?)

要使观者觉得一幅画画外的东西比画内还多些,有不尽之概。制小如制大,制寡如制众,则得之矣。

有些人画画常把主要东西画在纸的下半部,看起来好象画被裁去了半截,这是构图之大忌。王雪涛常犯此病,八大山人、石涛从不如此。

画之构图有颠倒连接之法。如画山,上面是上大下小,下面则下大上小,两部分间用些琐碎东西连接起来。

小幅不可硬扩为大幅,否则空泛;大幅不可强缩为小幅,否则迫塞。

凡作一画,画到构思意图的七八分即可了,然后钉在墙上看,看准了再补,有时隔一两天,甚至过三日五日再补足。如当时就想画够,结果往往是失之于多。

中国画应该以讲究笔墨韵味为主,一切技法都围绕这一主要精神而来,可以赋色,也可以不赋色,使用颜色只是一种辅助手段。今人不明此理,作画但以色彩居优,如此哪还有画?

作画要善乎始,未画时要做到心中有数,初下笔即要适中。适者,适当;中者,中肯。不多不少,不妄下一笔,即能随时掌握主动。否则,开始就弄坏,无论怎样救,总成问题。有些人画画心中无数,边画边改,画美人不象就改钟馗,钟馗不象改煤炭,结果涂成一团黑了事,此即心中无数,全靠补救,边画边添之病也。

曹丕《典论·论文》谓作文之弊有下笔不能自休,画画若犯此病,即冗杂繁复,内涵极少,当然不能梦想有笔简而意深的效果。然画人多犯此病,盖未能明一幅画每每是以冗繁失败,很少有因简要失败之理。

凡作一幅画,须先立意,心中要清楚究境表现什么思想,然后根据此立意组织景物,树作何形,石作何形,与画意有关系者取之,无关系者弃之。


30

画之六字决:

陋:陋者朴拙。如戏剧中之黑头。演戏不能一台子都是小生小旦,须有花脸映衬,丑中亦有美。

透:透者透脱,不迫塞。

瘦:不臃肿。书法亦讲瘦硬通神。

厚:厚者浑。

就:因势而成。

凑:凑者合。画山不能一个皴法,一大石是若干小石凑成。

此外尚须参以七字:心、手、眼、笔、墨、水、色。色从于水,水从于墨,墨从于笔,笔从于眼,眼从于手,手从于心。心、手、眼须一致,笔、墨、水、色即生变化。

笔形:方、圆、曲、直。笔量:粗、细、干、湿。笔性:刚、柔、巧、拙。

笔法:隐讳、显露、起止、回复、顿挫、抑扬。

执笔:搦管(指实不动)、捻管(手指转动笔管)。

运笔:裹笔、铺毫。

笔用:笔根、笔肚、笔锋。笔根笔肚有侧有横,笔锋有正有偏。须尽用笔之能事,所谓万毫齐力,八面生风也。

行笔两种,不外点、画。其中即含刚、柔、曲、直。

画法有打、砍、坠、挑、抹、钩、旋、冲、切、削、抢、让、积、留、蓄、顿、挫、捻、补。冲:笔锋向前,由内往外。抢:趁湿下笔,与方才画的笔痕相挨,不计较浸不浸。让:一定不能与邻近之笔痕相挨,须待干后补。积:重复画几次。蓄:当时不画,留待干后再画。

淡墨、浓墨、焦墨是墨的用量,宿墨是对墨的处理,都不是墨法。墨法是墨的用法,如泼墨、破墨、积墨等。即为法,则有度,法度虽因人而异,但过度则破坏法。

中国画大致可分出三种墨法:一、泼墨,二、破墨,三、积墨。泼墨谓以大笔含较多水墨作画,非谓倾倒墨汁于纸上。大笔泼墨始于王洽。破墨,有先淡后浓(这一法容易),先浓后淡(这较难)两种方法,在最浓处配以最淡,反衬,也是破。积墨是第一次画后干到七八分再加,但要注意,如全干后再加,其效果等于在熟纸上画,要掌握好。为了便于控制效果,也有使画面先受潮后再加者。

画讲,是意趣厚,意趣深厚,这是超乎笔墨之外的,不是靠画得黑。厚,不是依靠笔量、墨量、色量。笔墨的量是有穷尽的,有限的,艺术意趣是无穷尽的,无限的。

古人讲用笔云:湿则浊,干则秀。我不同意这话。不过干笔容易掌握,湿笔难以控制。湿笔黑如太阴雷雨垂(杜甫诗),元气淋漓,有何不好!

杜甫诗白摧朽骨龙虎死

黑如太阴雷雨垂,讲笔墨可算极尽形容之能事了。

画笔不能太干净。宁浊勿清。清近于薄,浊近于厚。或言浊不好,其实,一个无色度变化的单调色彩是较薄,也就是,这才是

笔着于纸则有笔形,笔形不外点画,一点一画均需有起迄。大笔画最忌笔在纸上沾,看不出笔形。

作画笔路不清,等于作文用词含混,故古人论画首重笔墨。

笔主形,墨主韵,把笔形弄清楚,务使笔形符合物象。墨法在于虚实,有虚实照应就有韵。


 


陈子庄专辑(肆)鈥斺敗妒刍镆妨3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4818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